四百分也有希望
小說推薦四百分也有希望
八月一日的早上,张菊在街上和她的同龄表姐在街上散步,她们看到街上无精打采的人们在街上走动着,好像他们正在想什么。
“你选择好你自己将来的路子了吗?”
张菊看了看表姐一眼,她好像现在想起了什么,“你现在问这个问题干什么?难道你现在很好奇吗?”
“呵!”章梅梅看着张菊的那张大方脸,窃笑了一下,“这么简单的问题,难道你还能叫我回答你吗?”
“说句实话,我在这个月的八月一日之前,已经找到了一所职业高中了。”张菊从裤兜里面掏出了到校报道通知书,递给了她的表姐,“是一所电子学校。”
“你现在真行。”章梅梅打开了到校报道通知书之后,便对她夸奖了起来,同时又说道:“你没有注意到你的学校是什么样的吗?恐怕没有你像想的那样大吧。”
“什么?”张菊并没有为章梅梅说了这句话之后感到生气,反而说道:“我现在就知道,我因为考了四百分差点没有学上了。”
“你没有注意你的学校长什么样吧。”章梅梅把通知书递给了张菊。
张菊接过了通知书之后,便将她叠起来阁进裤兜里面,脸上发出了微微一笑的表情,“我现在都快没有学校可以上了,我还注意它干什么呢?再说了,如果那个考四百分的人要是你的话,你还会在意它长什么样呢?”
章梅梅对张菊说的话变得哑口无言,她从刚上初中的那一回,并不知道她自己也有今天,反而认为她读书就为了自己将来有一个美好的生活,不受别人的嘲笑,在她自己看来,我要考上一个好的学校,将来就有好工作。
“你现在也在担心你的前途吗?”
末日萌行
“不。”张菊走到人行道上停下了脚步,“我现在只知道,我现在能考上一个学校就行。”
八月份的天气是炎热的,可是天气在炎热,也挡不住人情的淡泊,张菊转过身想了想在刚刚发分数条的那一天的那一刻,她看到在场的同学的喜怒哀乐,从那时候起她就开始慢慢反省自己,她为什么没有考上好的学校,我的同学为什么不安慰我,反而责怪我要面子呢?这他也不明白。
“你现在正在想什么呢?”章梅梅看到张菊傻呆呆地站在那儿之后,便走到她的面前。
“我在想我没有选择上职业高中的那些事请。”
斯巴達戰神
“是吧!”章梅梅重重地喘了一口气,“其实我也是在想我以前考试总是不及格,而被人起外号的事情。”
“是吗?”张菊好奇地给她了一个眼色,“我怎么不知道呢?你现在是不是再给我开什么幼稚的玩笑吧。”
“我没有给你开什么玩笑的,不过我现在这是要感谢那个时候,如果我要是不受到这些刺激的花,兴许我到现在什么都没有考上。”章梅梅从她的裤兜里面掏出了她的高中录取通知书,就想起了过去因为学习成绩差而被同学嘲笑的那件事儿。
“你现在想起什么了吗?”
在虐戀盛開的地方 夜紫雨
暴少的嬌妻
“是的。”章梅梅打开了她自己高中录取通知书之后,便点点头,随后又将它叠了起来放进了裤兜里面。
“你刚上初中的时候是,每门成绩都是二十分以上吗?”
章梅梅皱着眉头,回答道:“是的,我过去最早的成绩每门都是二十分以上,到最后我还是没有放弃什么。”
“那我现在上了一所职业高中,就没有任何出息了吗?”
“我可怜的表妹,那照你说我原来因为学习不好,而被老师同学嘲笑,难道就不学习了吗?”
张菊听到了章梅梅说了这句话之后,就顿时地什么都知道,原来她的表姐考上了七百多分,靠的都是平时的努力,而不是在关键的时候打肿脸,称面子,至于平时要强的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考了四百分呢?这谁都不知道。
“章梅梅,这是我今年唯一的出路了,你怎么就这么不为我而高兴呢?”
“傻瓜,我现在怎么不为你而高兴呢?”
张菊再三问道:“那你将来要干什么呢?是和我一样去参加成人高考呢?还是去干别的?”
“如果我要是将来考不上什么好的大学的话,那就去顺其自然好了,别的什么都不用说了,总归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强吧。”
转眼间快要到十一点半了,张菊从来也没有想到她的表姐能说出“顺其自然”这四个字,这四个字是她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面对现在所有的现实,她知道考上一个职业学校那就是一个天大的喜事,她的分数对于那些考不上学的人,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到了八月一日以后,她还像平常一样,在家里面看看以前的书,甚至在大多数时间里面和以前的老同学,在电话里面交谈或者是和她的某个老同学出去散散心,再一个她更喜欢看一些像《儒林外史》这样的课外书,同时也知道了课本以外没有学到的东西,她在八月份的这些时间里面,她虽然很少和别的孩子一样,在家里面上网聊天,但是她很喜欢在外面接触一些不认识的人或者是和他们在一块儿交流。
在八月二号的早上九点十分,张菊在她的房间里面,正在看一本名字叫做《呐喊》的小说,她看来看去她还是喜欢里面的,其中一篇文章,它的叫做《孔乙己》,她从这篇文章了解到了孔乙己的因为没有考上什么秀才,从而丧失了他生存本领,在店里面却沦落为别人的嘲笑对象,到最后他因为偷了丁举人家的书,而被家丁打断了腿,到最终的结局就是,它都变成乞讨人员了,别人还不同情他,反而更加的讥笑他。
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她考上了一家职业学校的时候,就没有去嘲笑她呢?当她读了这篇文章的时候,她就开始觉得她现在是最幸福的人了,因为她现在也知道,考不上什么秀才之类的,并不是失去了做人的尊严,而是失去了生存的本能。
“张菊,你现在正在看《孔乙己》这篇文章吗?”她的妈妈走到了身旁,同时也把眼睛凑到了这篇文章上,张菊点了点头,“是的,妈,我现在正在看这篇文章呢。”
幽冥
张菊的妈妈抬起头瞅了张菊一眼,“你现在很同情他的遭遇吗?”
张菊边看书,边解释道: “我现在不同情他,其实那些短衣帮的人并不是有意要嘲笑他的,那是因为他从十几岁的时候,为了考上秀才而不去动脑子谋求生路,到最后混的连短衣帮的人都不如,所以那些短衣帮的人见了他以后就嘲笑他。”
“假如你是孔乙己呢?你会不会到那个年龄之后,也会被的同学们所嘲笑吗?”
张菊合上手里面的面对着她的妈妈回答道: “如果我要是他的话,应该在小的时候,学习生存的本能,然后在没有考上什么秀才的情况下,我可以想办法去街上做点儿什么小生意什么的。”然后把书搁到了书柜里面,之后转身对妈妈笑着说道:“最起码,我不会饿肚子了。”
“你还读过别的什么文章吗?比如说《儒林外史》里面的严贡生。”
“严贡生?那个六亲不认的人?”张菊“哼!”的一个笑了一下,“考不上什么官儿至于这个样子嘛?”然后她的话刚说完,便坐在床上。
一直到她在九月一日上学的那一天,她和别的孩子一样,都背起了书包走进了知识的摇篮,她已经是一个高中生了,她快乐,她自豪,她还甚至有了自己的新朋友,她不希望将来因为考不上一个好的学校,而把自己变得忧郁起来,她。
有一次下课,她的老同学赵翠兰见了她,还是像以前一样走到了她的面前说道:“你现在什么都想开了吧。”
张菊点了点头,然后就说道:“那有什么办法呢,上个这样的学校总比没有学上强吧。”
囂張特工妃
“那是,那是。”赵翠兰又笑着补充地问道:“你现在想知道,我现在学的是什么专业吗?”
张菊顽皮地说道: “我现在当然想了,我现在学的也是计算机应用专业。”
“是计算机多媒体技术专业。”赵翠兰的回答声是没有任何边界的,因为朋友对她来说那就是比金子还要珍贵,所以她对“边界”这个词汇,是模糊的,就是因为她对“边界”这个词汇感到模糊,所以她和张菊一样在学校里面有了新的朋友。
婚內脫軌
张菊到现在唯一想到的是,想得开,比考上一个重点高中更加重要,如果她要是上初中的时候在学校里面没有朋友,再一个没有考上重点高中的时候,没有人鼓动,没有人安慰,恐怕接下来的后果却不堪设想。
就这样她就是因为“想得开,比考上一个重点高中更加重要”这一句话的结论下,就从此开始了她的高中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