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作为国公,作为靖难功臣,作为漠北总府总领军事的都督,丘福竟然弯下腰,向资格、资历、地位和官职都比他低的都督佥事黄昏请战。
上司向下属请战?
古往未有之。
但在场的九千八百名铁骑,没人觉得不合适。
相反,不请战才不合适。
黄昏用他这些年一步一步的步棋落子,赢得了所有大明将士的尊重。
当然,请战还有原因。
我大明天朝上国,你鞑靼已经是败军之将不足言勇,竟然敢让我大明损失一位大三元状元,漠北总府府事死于非命,颜面何存?
黄昏看向丘福,笑道:“那便战!”
丘福招手。
于是立即有一位千户牵来一匹披甲的高头骏马,并奉上一副轻盔。
黄昏顿时头大,“换一匹换一匹。”
骑术还不精湛……
丘福:“……”
如此豪壮的气氛,瞬间被骑小脚矮马的黄昏给拉了下去。
清末少
大军开拨,直奔撒儿都鲁。
鞑靼很惨。
去年的大战,战损七八万人,元气大伤,之前本雅失里想横跳,组织了几支骑军,共计八千人左右,又被徐辉祖和丘福打崩,折损了两千来人。
不是草原铁骑战力不行了。
相反,败军之卒,知耻后勇,战力更上层楼。
可惜。
他们遭遇的是冉冉升起的大明军神徐辉祖,还有廉颇老矣却能饭的丘福,更让他们绝望的是三万神机营出征兀良哈,根本没有丝毫损伤,回过头来一看粮草线差点被切断,怒意沸腾,根本不需要先用大炮狂轰,骑军端着火铳一阵狂野冲刺,八千人就丢盔弃甲了。
当丘福回到捕鱼儿海,本雅失里心里惴惴不安。
他想跑。
可放眼偌大的草原,他又能跑到哪里去?
去鞑靼后方兀良哈?
兀良哈自顾不暇,不可能接受你本雅失里一个人引来大明的怒火,你要是把鞑靼妇孺老幼都带过去,兀良哈大概要欢迎,毕竟人口就意味着财富。
但本雅失里不敢如此操作,速度慢,会被追上。
而且这样一来ꓹ 意味着他再也不是鞑靼的可汗。
他舍不得。
跑瓦剌?
也不行,不见马哈木还在被朱棣撵得像一条丧家犬么。
本雅失里进退两难。
冷王追愛,腹黑娘子坑爹娃
这一天清晨ꓹ 本雅失里坐在王帐之中,失捏干、脱火赤和马儿哈咱匆匆走进王帐,惊惧交加:“出大事了ꓹ 大汗!”
本雅失里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怎么了?”
失捏干苦笑ꓹ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周围放牧的子民们ꓹ 都在向王帐这边赶来ꓹ 听说好像是大明要派官员过来宣布大事。”
情墜古代
宣布大事?
之夢—薄情殺手妃:修羅小王後
本雅失里心中一惊,难道朱棣放弃追赶马哈木回到捕鱼儿海了,他想换掉自己这个可汗?
急忙问道:“大明谁要来了?”
脱火赤面如死灰,“谁来不知道,但儿郎汇报,大明铁骑来了!”
本雅失里啪的一下坐了回去。
鞑靼虽然在去年战死了数万人,但真要是打ꓹ 还是能再召集几万人,可当下大明雄师驻扎在捕鱼儿海ꓹ 他根本不敢有任何动作。
何况……
本雅失里确实被神机营吓破了胆。
在那无休无止的火铳集射下ꓹ 他这个鞑靼第一勇士就是纸糊的ꓹ 根本没有丝毫用处ꓹ 须知之前组织的几千人,连盔甲都凑不齐——当然ꓹ 本来就短缺盔甲。
是以拱卫王帐的只有区区近千装备精良的铁骑。
怎么办?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ꓹ 当晌午时本雅失里还没想到对策ꓹ 王帐外面已经沸腾一片,失捏干去掀开帘子一看ꓹ 回头苦笑道:“牧民们都齐聚周围了。”
放眼望去,好家伙,黑压压的一片。
不用想,肯定是大明那边绕过了王帐,派人直接通知撒儿都鲁区域的牧民,让他们今日来王帐所在地,然后当众宣布大事。
縱橫民國
本雅失里深呼吸一口气,“大明的人到了吗?”
失捏干算了算时辰,“快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远处天际尽头,响起了地动山摇的铁骑踏地声音,旋即便见旌旗蔽空而来,最后才看见气势腾腾的大明骑卒狂奔而至。
无数牧民心中惴惴,大多牧民是不知道大局走势,是以对今日之事很是茫然。
见到大明雄师霸气而来,越发慑服。
黄昏和丘福并骑而行。
看着远处围绕着王帐的上万鞑靼子民,冷笑一声,经历过去年的大败,你们现在还是能征善战是吧,你们还是能在短短一两个月内聚齐数万大军是吧?
那么从今天开始,不会了!
因为我黄昏,从今天开始,就要将你们彻底击溃,我要让你们变得能歌善舞!
我是认真的。
劍斬天下
大军在距离牧民还有五百步的地方停下。
黄昏看了看丘福。
丘福颔首,转身对身后的人道:“挑选一标久经沙场的精锐老卒,跟随我和黄佥事去王帐,记住,不要丢了我大明的颜面!”
那位将领立即领命。
丘福想了想,觉得不妥,又对那位将领大笑道:“陈侯爷,若是我和黄佥事在王帐那边出了事,九千余儿郎就交给你了,到时候勿用留情,踏破本雅失里的王帐便是!”
泰宁侯陈圭,靖难功臣。
韓娛造星師
实力将军。
丘福信得过。
陈圭再次领命。
丘福看向黄昏,“黄佥事,真要以身涉险,要知道本雅失里身边,其实还有脱火赤、失捏干和马儿哈咱等实力武将,更有一千余装备精良的铁骑。”
黄昏眯缝着眼,看着那众星拱月的王帐,想了想,笑道:“淇国公,可知你和我那大舅哥远征兀良哈时,本雅失里为何敢组织几千人来切断你们的后勤线?”
丘福怒笑:“作死罢。”
黄昏摇头,“不,不是作死,其实他的思路很明确,如果神机营全部折损在兀良哈,那么咱们大明一两年内对鞑靼的震慑力将消失殆尽,而他本雅失里就会趁这段时间发展,最终彻底掌控鞑靼,成为下一个阿鲁台,那么是什么给了本雅失里底气?”
丘福不解摇头。
黄昏冷笑一声,“是草原儿郎的傲气,是他们作为草原主人的脊梁。”
但是今天……
我要敲碎这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