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星辰也曾爲花霜末篇
小說推薦留得星辰也曾爲花霜末篇
【02】
“喂,夏若霜,”于末年横躺在房间的软榻上看电视,伸腿踹了踹在一边温书的夏若霜道,“那个时候你倒是没哭诶。在被我暴揍的人里面这可是罕见的啊。”
“你什么时候看见过我哭吗?“夏若霜埋着头看书,心不在焉地答应着。
左宗棠傳 W· L·貝爾斯
“干嘛这么认真啊?“于末年见他反应冷淡,有点不高兴似的从软榻里跳起来,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课本,“期中考试不是在下个月吗?”
“就算到了下个月,你会复习吗?”
“不会啊。”
无奈耸肩。
“你啊,什么时候多放点心思到读书上,别总是打架闹事。教导主任早就盯上你了。”夏若霜从地板上站起来,在于末年旁边坐下,“上次吸烟那件事也是你闹出来的吧?”
“是又怎么样?”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吸烟的?”
“不是我吸烟,兄弟。我只负责高价出售而已,赚外快,懂?”
夏若霜一脸不理解的表情挑挑眉毛。
“嗨,你们这种家庭富裕美满的小孩子不懂,你们根本不稀罕的那点外快,我可是宝贝的很呢。“
夏若霜想着,你想给你爸省钱倒是好好念书啊,拍拍他的肩直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你干嘛去啊?“
“你要喝可乐吗?“
“不用了,我一会儿就回去了。“
“你爸不是不在家吗?还不如今晚就住我家,反正我也一个人。“
“嗯……好吧。“
于是两个少年挨着肩挤在软榻上看球赛,怕吵到邻居而调成静音,空气里便都是易拉罐里可乐泡沫爆裂的细微声响,和彼此年轻的鼻息。
“x的,怎么又输了!“于末年甩手把遥控器丢在了地毯上,无力地向后仰倒。
夏若霜自动屏蔽掉脏字,默默走过去捡起遥控器关上电视。
完美公主vs帥管家 紫陌兒
“那别看了,说会儿话吧。”
“嗯。”
“刚刚还没说完呢,你不会真把那次揍你的事情给忘了吧?”等夏若霜重新在身边坐下,于末年嬉皮笑脸地凑上去道。
“怎么可能忘记,也就只有你这种人,会在见面第一天就把别人给揍了。”夏若霜翻了翻眼皮。
“不打不相识嘛。”
“那我还是别和你相识了。”
于末年佯装生气地冲夏若霜胸口打了一拳:“小心我再揍你。”
十年了,彼此间也就这么磨合着相处,倒也没再闹出什么乱子来。
狂傲王爺極銷魂:我的妖媚女將軍
连自己都感到惊异。
这样的他居然能和这样的自己走到今天,或者说,这样的自己倒也忍住没有揍他,还忍了十年之久。
这十年当中,自己身上始终被贴满了讨厌鬼、吊车尾、混混之类不堪的标签,而他也不厌其烦地扮演着好学生的角色——长相白净,性格温和,连年胜任班长和学生会主席,名字永远写在光荣榜的顶端,会弹吉他,字迹工整 ……那些象征着荣耀和光辉的痕迹他身上都有。
于末年着实佩服夏若霜的毅力,要是他自己,肯定会被这一大堆光环烦死。
尽管这一切,也许是他一辈子的奢望。
殘袍 風禦九秋
男孩子们口中的“好朋友”往往不像女生之间那样,是指朝夕相处、形影不离,甚至连卫生间都要一起去的对象。他们只要一起打过一场球赛,或者聊过十分钟的某个游戏,在他们心里,就已经可以算是至少半个朋友了。
雪之嬌子 耽美 將來的江萊
可于末年和夏若霜之间的关系,甚至连这一层都不曾达到过。
星辰戰體 陸逸塵
他们各自有着自己的圈子。有着属于自己、与对方全然不同甚至相反的生活方式。
夏若霜从来没和于末年一起去过烟酒店”批发“,也没在放学后留下来看他打过一场球赛。他只是在那群所谓”朋友“的优等生圈子里漠然而寡言着,偶尔有人向他请教难题时才会说上两句话。
于末年也凭自己多年当不良少年的经验,在学校各个角落兴起的小团伙乱斗之中倒也混得如鱼得水,甚至成了这一带问题少年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从早到晚有一帮小弟跟在后面“末年哥”“末年哥‘地叫。这样的他,也就更不可能有事没事往夏若霜所在的班级跑,除了特别想揍他的时候,他并不会在公共场合随意出现在若霜的视线里。
他自己心里清楚,他们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人。
——他身上的校服白衬衫永远没有一丝皱褶,温柔而安静地贴合着他苍白的皮肤,有风的天气可以清晰地看见衣物包裹着的单薄的后背,微微弓起。胸口处的口袋上一丝不苟地别着会长的胸章,一圈细细的银边,掩饰了心口那些唱不出口的诗谣。
——而他的衬衫毫不夸张地说简直像一块挂在身上的烂布条,特别是后背的部分,被写满了彩色的大字,胸口处还有一块不知是颜料还是血迹的鲜红,张狂而孤单,遮挡住了年轻躯体骨节分明的硬朗。
——有人说他唱歌得声音很好听,低沉而悠长。
天地紀元
——没人听见过他唱歌的样子,甚至只要面对着他那张傲慢的面孔,连这幅场景都无法想象得出来吧。毕竟,仿佛属于他的声音,只有某天傍晚,学校后门处小巷里棍棒乱响和他嘶哑的啸叫。
——他成绩单上整整齐齐一列的优秀等地。
無限之開荒者
——点名册上印着他名字的那行,空白了大半。
——听说他家有整整一面墙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奖章。
——想都不用想,他收到的记过罚单大概连一面墙都贴不下。
——他笑起来很好看,嘴角有一个酒窝。眉眼很温柔,也很寡淡。
——他不会笑,也不会流泪,他表达情感的方式只有动手。
哦,听说他后排被打掉了一个牙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怪不得他不敢笑呢。
——他是努力的,优秀的,干净的,温和的……
好的。
網遊之步步為盈 出線
——他?
“没有前途。”
“没教养的野小子。”
“真不知道他活着干什么!”
坏的。
就像老师总是喜欢拿班级里最好的学生举例来激励大家,最差的那位也往往会被当成反面教材“流芳千古”。
“xx届那个同学,就是因为xxx而没有考上大学。你们都给我引以为戒啊,好好念书别成天想些有的没的……“
诸如此类。
不过,只要于末年还在这个学校一天,老师们就别想拿其他人来当反面教材了。在他们心里,没有一个学生是能够比他更加恶劣的了。
也正是因为他的恶劣,才能凸显出某些优秀学生的好,这也是唯一能使老师微微感到宽慰的地方。
优秀学生=夏若霜
他们班的物理老师出过一句金句,从此在学校广为流传:
“于末年能有多差,夏若霜就有多优秀。“
这话虽然听着别扭,倒也不无道理。
世上总有那么两个人,驻足在地球的两个极点。
一个向阳,一个背阴。
一个是无上的好,而另一个,却又是决绝的坏。
但也正是这样绝对的两人,他们共同走过了彼此都不敢相信但又确确实实存在的十年。
有时,于末年也会纳闷,彼此的友情究竟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他们在学校从来没多说过一句话,话说得最多的一次,大概是那次”地下交易“被身为学生会长的夏若霜发现了,还以为会被当场抓包的时候,却只有耳边轻声一句:“这次就先放过你,下次给我小心点啊。”
然后,就又没了下文。
真搞不懂为什么会把彼此看做朋友。
明明自己打架快输掉的的时候他都没来帮过一次忙,球赛结束累到虚脱倒地的时候他也没来递过一瓶水,平时被老师无缘无故当撒气筒的时候,也没有站出来为自己讲话。
好吧,还算说得过去的是,他帮他补过一学期的课,虽然后来以失败告终。不过,这可以算是朋友的证明吗?
毕竟啊,他可是被全世界众星捧月着的少年,而自己呢,只是阴暗角落里遭人唾弃的一株杂草。
“他是日光无暇的纯白,他是暗夜灰色的难耐。
他是雨的明朗,他是风的猖狂。
他有面向全世界的歌声与微笑,
他的伤口是无法弥补的怅惘。
夏若霜,知道吗?你是纯白,是羽翼,是光。
那我,可以的话,就做你的影子吧。
等待一份没有付出的回报。”
——于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