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又穿越了
小說推薦我怎麼又穿越了
他不久便到了我的身旁,眼底有些深沉。
他骑着马走了过来。
很快,我就和他并排着了,他看见了我的衣领,那都已经被泪打湿了。
他侧过身,拿起手绢,轻轻的擦拭着。
有些许心疼的看着我,还仍旧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光…
我没有兴趣去认真看,我只知道他是这样看着我。
我忽然一把钳住他的手,冷冷道“不需,何必脏了您的手?你堂堂武林盟主之子,又何必因为我区区一个不足挂齿的卑贱下人而费心。”我以前从未如此贬低自己,这一点不假,但是这次是在不得已而为之。
我放开了他的手,他的手帕瞬间因为他的忽然一怔而顺风落地。
我拍了怕马屁股,马奔驰而去。
后面,我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了。
我真的不值得你这样,林亦冰…你说你到底是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那么好呢?我明明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林亦冰…
我回了王府,收拾了东西,准备再呆一两天就去其他地方。
吃貨皇後升職記 明星
我以为,林亦冰的自尊受到了伤害就会永远躲着我不再见我,却没想到,他第二天还是来找了我,像个没事人一样,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我没作多想。
厅子里“林公子,你有事儿吗?”
“无事”他道
没事来找我干嘛?
我忽然又想起一些事情,关于昨天和以前的,忽的又看他毫不在意的样子,便也只能像往常一样的语气,道“我打算不再做副管了,去浪迹江湖。”
浪迹江湖看起来就像是说大话,其实我本就没有这样的志向,只不过说的好听罢了。
他轻笑,道:“为何?”
“没理由。”我道。
“……那你总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吧。”他坐在一边道。
“嗯,是需要。”
“那你打算如何?”
“我没有想到。”我的确是没有想到呢,他这一说我又突然想起来了,虽然我是打算浪迹天涯,但漂着飘着终是会有那么几刻累的时候,需要一个地方去落脚。
他道“要么去我府上?”
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那么我该不该答应他呢?
那我就不矫情了“也好。”
他忽的一笑,让人如沐春风。
很快,我就辞了职,住进了他的家里。
他给我安排了一个很幽静的小院子,里面有一房间,一亭子,还有片草地,草地附近是土地,种满了花花草草,都快媲美他的院子了。
而我,也如了自己的心愿,去买了一个较多弦的古琴。
刚买来,还不会弹,所以只能日日坐于亭中,将古琴放在我面前的琴台上,一步步试着弹,却发现怎么的发出来都是噪音,可谓魔音扰民!
日复一日,终于有一天我还是忍不住了,撇下了古琴,出去静了静。
但其实,我有好几次都发觉了,林亦冰就在墙外看着我,听着我。
我生气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
搞不明白他到底想怎样,为何不正大光明的出来看,会丢人现眼吗?不会呀!我又不会如何。
而且他为何能够忍受我发出的噪音,而听了一下午呢?
他的毅力着实不错,可惜这样我却反而越生气,这个人真是无聊!
虽然心情不稳,但却也没影响到我的弹琴。
但这次我忍不住了,我出了门。
怎么就老是弹不好呢?我是不是应该找一个好的老师啊?
我在街上兜兜转转,始终没有找到什么。
却忽然发现自己颇有些思念青田与十宁。
唉,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与不好。
思念渐浓,我去了烟花世界。
老鸨迎了上来。咦,我从未见过他,难道烟花世界易主了?
我大步迈了进去,只是突然见到了青田,我走了过去。
他忽然就愣愣的看着我,忽的垂眸。
我对着身边的老鸨道:“他多少钱?”破镜重圆存在吗?就算我现在不是宁尘心,但我也想要和他在一起。
但,他明明不卖。
“哎呀,客官,不好意思啊,他不卖~”
想要的得不到,得不到的却想要。
我道“你问问他的意见如何。”
“我不卖。”
注定要和他错过吗?我道“不卖的话,陪我喝杯酒吧,也当是交个朋友。”我爽朗一笑。
但,笑里却藏着无数的凄凉。
这一生在我身边兜兜转转的人很多,能留下来的却没有几个,甚至一个也没有。
我有些一无所有的惆怅。
我想,就算我告诉他我就是宁尘心,他或许也不会信。
有些时候,他爱不爱我,我也不知道,我也很怀疑自己心中一直坚定的答案,明明不该动摇,却总是因为得不到所以害怕错过,然后产生种种不信任。
他果真陪我喝了酒,
最后他酩酊大醉,我扶他进了他第一次来烟花世界的时候,住的房间——二楼第一间。
明明这时候可以趁虚而入,但我没有。
我只是摸了摸他的脸颊,在他额头烙下一吻。
然后离开前留下了一封信:“换了副皮囊,你还仍旧认识我吗?
原来越是得不到才越是想要。”
我结了账离开了。
路上,我又忽的想要见我以前的小居了,那真是个充满回忆的地方。
我去了那儿。
虽然在烟花世界我没有见到十宁,但是一来到这儿,我却忽的想起了十宁,那个羞涩的十宁…
我站在门口,留恋般一遍遍抚摸着门…
君狼
可惜,都回不去了。
往日的回忆一幕幕在眼前浮现,乱了流生,乱了浮梦…
红了眼眶,酸了鼻子…
泪却始终倔强的不肯脱眶而出,在眼眶里打转。
忽的,旁边出现了骑着马的慕容琉华…
他看见了我,然后颇有些复杂的看着我,我没有注意他为何复杂。
我担心自己会暴露,只能收起神情,低下头,快步离开。
而慕容琉华却慢慢的跟在了我身后。
一直陪我走到了林亦冰家里。
官場法則
后来他走了。
一天又这样过去了,我没有在意他为何跟着我。
第二天,他却造访了我的院子。
林亦冰在他身后,慕容琉华斜睨他道“你可以先走了。”
林亦冰真的就转头走了,但在他转头的那一瞬我清楚的看见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敌意。
怎么了?
慕容琉华怎么会来我这儿?林亦冰又为什么会把他放进来?
而慕容琉华,却看着我道“你叫什么名字?”
敢情他连我什么名字也不知道?
还是他想要试探我?我道“北城舞。”
他点头。
忽的,他又看见了亭子里的古筝。
他走了过去,而我不明所以便也去了。
他推开了石凳,然后盘坐在凳子上,手轻抚琴弦,微微试弹。
他轻皱了眉头,看着我,“你平日便用此琴?”
我点头,怎么了?用眼神询问着他,却又忽的看他眼神一丝错愕,一丝怀疑,轻皱眉头。
他不再说话,也不再看我,只是专心的看着琴。
缓缓升起音乐之声,十指白皙轻抚琴弦。
一边还道:“你可会弹?”
我轻轻摇头,他抬头看了我一眼,随之又专心低下头弹奏着。
我头一次发觉他的琴艺是那般美妙,是那般炉火纯青。
时而带给人一种置身于潺潺流水中之感,那样玲珑剔透;时而带给人一种置身于涛涛黄河之感,波浪滔天之势;时而给人一种置身于万鸟共鸣中之感,悠扬婉转。
忽的,停了下来,而我却还没缓过神来…
半晌,我终于回过神,赞叹道:“妙极了!”
或许是这几天弹琴总是不顺,然后导致了大脑气血不顺,反应比较慢,有点烦闷,而如今找到了一个琴神,几日的郁闷瞬间就被冲散了,喜悦冲上头脑,我的话未经大脑便脱口而出:“你可以教我吗?”
啊!说出口才发觉有些…呃呃呃,尴尬了。
他顿了下,然后道“好。”
我愣了下,然后便是止不住的喜悦。
我走了过去,然后坐在他身旁,道“呐,开始吧!”
他道“你这样我要如何授于你?”
啊?怎么?
忽的,他拉了我的衣服,而我因为惯性被扯在了他怀里。
然后,我们的姿势便是,他盘坐着,而我在他前面盘坐着,他在我后面。他的右手轻轻的扶着我的腰,左手则握着我的左手,食指贴食指,小指贴小指……
手背传来他掌心的温度,暖暖的。
听说十指连心,他的温度也一点点传进了我的心里,心贴着心…
但不知不觉心里的酸涩却在蔓延…
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琉儿…如果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是谁…请你一定要幸福…一定要幸福…这个世界上比我好的人好多了…好多了…
我对不起你…怪我没有能珍惜你的爱…对不起…
对不起,你真的很好,可惜我错过了你…
傲世妖姬
一滴泪无声落下。
他没有察觉到发生了什么,继续教着道“定要心人合一方能弹出好琴…”
…“铮~”泪水流在琴上发出了声音。
我有些慌乱。
他放开了我的手,把我的头偏了过来,捧起了我的脸,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怪眼里水雾朦胧。
他轻叹一声,然后用手粗鲁的擦了下,然后继续着他的教程。
他擦的时候莫名的我就怀念林亦冰的温柔了,唉,果然比不上。
呃呃呃,我怎么会突然想起他?唉,怪他手艺太好呗。
后来,不知不觉的他就讲完了…
他走后。
林亦冰来了我的院子,又一次意味不明的看着我。
然后便走了。
莫名其妙!我没去想太多。
忽的,我有些想看自己长的怎么样了。我真是个什么人呐!身体都换了那么久了,连这具身体的脸都没看过!唉,也是够失败的了…
我拿来了铜镜。
而,看了以后我几乎惊掉下巴
这副容貌几乎和宁尘心长的差不多,唉,反正都很绝世无双。
宁尘心应该是属于偏帅气一点,而北城舞则是偏阴柔、美一些。
这副面容,回头率应该百分百啊!我真的是好幸运,每次都是长的那么美!
真是每天都能被笑醒。
只是,我的心情突然又有些沉重了,呵…即使有了这个绝世容颜又如何,身边的人都离我而去了,这副容颜即使再绝美又有何用!
我一拳捶在了墙壁上。
其实无论是男人会这样发泄自己的怒火,连女人比较偏中性一些的,也会这样。
而我用手去发泄怒火后的结果无疑自己受伤。
手流着血,我却没兴趣注意这个。
我出了门,中途也没有看见林亦冰。
我去了街上,独自一个人闲逛着。
我去看了我和青田去过的每一个商铺…尤其是那个我买过胭脂的地方…
即使留恋也回不去,即使见得到也不能在一起,是有多痛苦…
我还去买了糖葫芦,只是忽然间就见到了慕容琉华,总感觉一副阴魂不散的样子。
我没太去注息,最后又去了杨花镇。
杨花镇和往日一样,只是少了些我也说不清的东西…
我去了我刚穿越时的位置…
我又一次坐了下来,感受着当初我的心情…
只是忽然又想到,之前皇冽还说了他要去杨花镇呢,我却在下一秒就忽然想去了,这算不算凑巧,是不是缘分。
可惜,这看起来就像是圆了我之前对他说的那个谎。
一切都是注定…是吗?
忽然,我偶然瞥到了一抹灰青色的身影,正朝我这个方向奔来。
我刚站了起来,看着他朝我过来不知为何就不知不觉缓缓敞开了怀抱,然而愣愣的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他的长相,就被他撞了个满怀。
直到闻到怀里人熟悉的胭脂香味,我才忽然反应过来,他不正是我朝思暮想的青田嘛!
可是他又怎么会在这儿?他不是在烟花世界吗?
他紧紧的搂住我的腰,将头埋在我的脖颈处,脸颊贴着我的锁骨,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语气道“还好还好,你还在。”
“什么?公子,你认错人了吧。”
他没有抬头,只是毫不客气的反驳道:“那你又何要接住我?”
我忽然想起来我刚才张开了手迎接他,啊啊啊,这回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可是我却莫名的很兴奋…
我道:“你如何能够认出我?”
他道:“还不是你的纸条?你,…难道你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吗?”我听着他担心的话语,感觉自己心里暖暖的…
这么说, 他是承认他对我的爱了?
我道“你为何如此担心我?……”我顿了顿,“莫非是爱上我了?”
他忽然有些羞涩,微微有些恼羞成怒道“你早就知道了,还说?”
我轻笑,然后道“你爱上我了?”
他轻道“嗯”
我故意大点声“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他耐心道“我说…嗯”
我又道“我还是没听到,你能不能再大点声?”
他抬起头,无语的看着我,又加大了声量,道“我说我爱……唔…”还没说完,我便扣住他的后脑勺……
单凭他对我的心有灵犀,我就觉得我应该再错过他了…毕竟,我们两情相悦…
既然老天执意要让我于你生世不分,永远用一根红线绑在一起,那…我就不会再剪断了…
他快透不过气了。
我放开了他,笑了笑。
他无语的看着我,而我道“你知道我是谁了,然后呢,你打算怎么样?”
“我,既然找到你了,你也知道我心意了,那我自然跟着你。只是,假如你一直不与十宁相认,你,又真的放得下吗?”他就这样看着我,认认真真的看着我,像是期待从我口中说出的答案。
我一笑,拉起了他的手。
边走边道:“或许吧,反正我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些,我只是想告诉你,或许以后会有我珍惜的另一个人,你可否愿意与他共享我?”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他眼眸一深,犹豫了会儿“可以。”这样公平吗?不公平,但是我也必须残忍的告诉他。
我的心里有他亦有别人,与其让别人拥有我后,再告诉他,倒不如现在就把话撂着。
忽的,看见他为我做出的包容,与明明不太高兴却又逞强,不让我担心的小表情,一股暖意涌上心头,我忽的便道:“那你以后就是我老婆了。”
絕世驚才小丫鬟
我可以有老婆,有情人,有妾,哈哈,那样就幸福了,就美满了。只是,现在,有青田就可以了。
“老,婆?何为老婆?”他疑惑。
我道“就是我的正室。”
“我又不是女子。”他羞涩的有些愤怒,娇嗔道。
“呵呵”我笑着。
我带着他,莫名浑然不知去哪儿。
我愕然,道“啊,去哪儿?”我刚从林亦冰家出来,就不再回去了。
我忽然想到了我的小居,我道“青田,你有没有我家的钥匙?”
他疑惑“你家?”
他好像不知道,哦,对了他不知道,我没有告诉他。
我道“算了,对了,烟花世界的其他人怎么样了?”
有些想念他们。
青田复杂一笑:“还好,珠红婆婆经营的很好,只是有些人很舍不得你。”
風流王侯
“我听说有人说宁尘心死了?”
“还在,只不过失忆了,然后他又浪迹天涯了,我们大概也能知道你不是原来的宁尘心。”
“嗯。不过我们没地方去了。”我遗憾的表情。
他一笑,拉着我的右手,与我十指相扣。
“你不打算回烟花世界吗?”
“不了吧,对了,你去十宁那儿,把我一个房子的钥匙拿来。顺便收拾东西,以后我们就隐居山林吧”我笑道。
我想我也需要静静了,是该静静了。
我和他约好三天后,杨花镇小桥见。
于是他回去了,我也回去了。
只是我都收拾好了东西,又发生事情了…
我回到家后的第二天,也就是私奔的前一天。
那天下午,慕容琉华竟然来找了我,还送了我很多东西。
晚上,他又来找了我,恰好林亦冰不在。
他来了我房间。
见他有酒,我便提议在那屋顶上喝酒。也算是庆祝我明天就要过仙人一般的生活了。
他带来的酒很香,据说和那醉尘世有的一拼。
我只是喝了两杯,却发现醉的不行。
破魂界 明明在看
恰好又空腹,不知不觉就有些想睡了。
我打打哈欠,告诉他“谢谢你的酒,只是抱歉,要失陪了,我有些醉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他好像也有些醉,只是还好,走路还是稳的。
我转了身,却发现莫名重心不太稳,向后倒去。
心道“糟了”没有预料的那样,与大地亲密接吻,而是落入了一个稳实的怀抱。
有他的气息。
呵,莫名的有些讽刺,这就是上天给我的考验吗?这么大的起起落落,让我失去又拥有他的暧昧…
这个怀抱……这个与他月下共饮美酒的机会……和他互相喜欢的感觉……我等了多久…
只是现在得到了却又感觉自己患得患失…
如果我能得到他该多好,呵,没想到我事到如今还在做梦…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真的像做梦一样。
他把我抱回了房间,轻轻的放下了我。
我感觉自己的被子和被单都很舒适,只是仍旧怀念他怀抱的温柔。
我以为他会就此离去。没想到他还贴心的为我脱了衣服,脱的只剩一件上衣,一件亵裤。
不知为何,嘴里就溢出了一句慵懒:“冷…”
他过去把门窗都关上了,又回到了我身边。
我迷迷糊糊说了一声“你可真冰山。”还真是冰山呢,一点都不懂得善解人意。
我要的可不是这样,总得把被子给我吧…
迷迷糊糊的看着他。
只是忽然,他缓缓的解开了他的衣服……
他和我一样只剩一件衣服,和一件亵裤了。
我不明白他要干什么。
忽然,他上了床,跨坐在了我身上,优雅的俯下身,侧着脸吻了我。
轻轻的触碰,我像是触了电般,心跳的很快很快…
刹那间红了脸,道“你……”
小樓一夜聽春雨
他没有等我说完,又进一步攻略了我的唇腔…
这下,他的吻是猛烈的,像是魔鬼附身的烈火般凶猛的吞噬着我…
我只能被迫迎合他,我不敢主动,我怕他会不喜欢我的主动。
虽然知道这样不太好,对于青田来说是不公平的,但,既然错了,就错下去吧…
大不了明天当场梦。
一夜旖旎……
特工傻妃 北葦
早晨,我是被敲门声吵醒的,呃,说是吵醒,倒不如说,我是被吓醒的。
毕竟昨晚慕容琉华是在我房间过夜,而且我可没忘记这可是林亦冰的家。
我还有点怕昨晚动静太大,会被别人发现呢~虽然这个院子比较偏僻。
忽的,想起来,等等,敲门的是谁?
我起身,看着地下被撕得粉碎的衣服,心生无奈。
又看了看旁边熟睡的绝世容颜。
天呐,天呐,乱了乱了。
我退回被窝,准备先吵醒他。
此时他是侧着身的,而我正对着他。
我倾身,偏了下头,轻轻碰了下他的唇瓣,蜻蜓点水般。
他懵懵懂懂的睁开眼,可爱极了,只是不到一刻,他的眼神又开始犀利起来。
又过了几秒,就在我快被他眼神秒杀时,他忽然反应过来。
然后慕容琉华便展颜一笑,那一笑,我想我可能终生难忘…
就犹如百花齐放。
他忽然也趁我楞的那一刻,蜻蜓点水般碰了下我的唇,猝不及防。
我被电了下,脸也忽的滚烫了起来。
他看到我这样,更是笑的欢,还顺带用被窝里的右手搂紧了我的腰。
我更靠近他了。
慕容琉华紧紧的注视着我。
我的心仍旧还是小鹿乱撞。
唔…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舍不得这个小可爱了。
只是这时,这该死的敲门声又一次响起了。
我的冥妻大人是90後
慕容琉华显然不悦了。
直接就喊道“何人?”
门口没有声音了,我知道那个人走了。
我又看着慕容琉华,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忽的,我感觉到他的手很不安分,滚烫灼热。
“唔…”
他凌厉的眼神看着我,信誓旦旦道“不管你是谁,你别再想离开我了!”
忽的,他又道“只要你还在就好。”我承认我从来没听过他那么温柔的语调对我说话,我想这可能是第一次被我听到,而且我也是第一个被他以温柔对待的人了。
“你真的想好了要和我在一起?”
他认真的看着我,道“嗯”
“和我在一起都是粗茶淡饭,你不嫌弃吗?”毕竟他可是公子哥,凡人的生活他会习惯吗?
“为了你,都可以。”
这是情话吗?哎呀,我好感动。
“嗯。”
到了中午,他走了。
他说他要处理好所有的事情,到时候就可以与我双宿双飞了。
于是,今天下午我见到了林亦冰。
他显然有点憔悴。
看见了我,他二话不说立马拉住了我,欲言又止,还是那样的奇异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又走了。
其实他有好几次都用意味不明的看着我,仿佛他早就知道我是谁,而我也有好多次都收到了他的暗示。
其实检验他是不是喜欢我,或者发现了我就是宁尘心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我对他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你能接受吗?”
而我,也就那么做了。
当天晚上,我找了他。
“其实,我想告诉你,我喜欢的是你,你呢?你能接受我吗?”
他一听,忽的一怔,看了看我,“你怎么了?”
我激动“我说的是真的!”
他闻言,又是一怔。忽的有些慌乱,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
我假装期待的看着他,深情道“你愿意接受我吗?”
一时之间我看不清他眼里是什么,只知道他很结巴。
他结巴,又有些激动道“我…我…”他激动是为何?我不知道,只不过,他犹犹豫豫的态度,就好像在讽刺我的自作多情。
可是,我没有喜欢他呀!怎么会心里有些难受。
我忽然有些不想从他口中听到答案了。
他给我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我等了很久,迟迟没有听到他的答案。
难道,他之前都是在逗我?!我有种被人欺骗的感觉。
我很生气也很失望,很不理智的一下子夺门而出。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不高兴,甚至很失望,我只知道我被冲动冲昏了头脑,连理智也挡不住。
明明我应该高兴与庆幸才对,高兴他没有发现我,而我就可以自由潇洒下去。
但是却,成了这样。
而后来我是去和青田私奔了。
而林亦冰不知道,慕容琉华也同样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