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悟蘭因
小說推薦早悟蘭因
那晚夜深人静,若不是在川城街巷撞见季家那位,他该会真正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皎洁月光下,老人捡起他的刀刃,看了看他幽深的眼,那双睿智的眼睛忽然明白了什么。他急着将刀抽走,却将老人的手划出血痕。待赵相栎细心谨慎地把伤口用手帕包好,抬首望入深沉睿智的笑眼,阅尽风帆的眼,一眼便将他那点心思看透。老人花白的胡须动了动,“事已至此,年轻人可愿陪我走走。”
赵相栎愣了一下,最终沉默地点了头。在十二月极冷的夜晚,川城陌生的街巷,他扶着老人慢慢走着,速度极慢,慢到仿佛走过他的一生。
“年轻人可有爱慕的人?”
全能召喚
“……有。”
大明卿士
“很中意她吗?”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呵呵……如此便有转机了。”
傲世修神
赵相栎疑惑,老人却沉默了。那夜,他没有去成原本的富贵华宅,只是在一所清雅的宅子前与初识的老人分别。赵相栎欲走时,老人开了口,“你从学了没?”赵相栎摇头。“那以后每晚来此,我收你为徒,你拜我为师可好?我教你,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早悟……兰因。”
“对,早悟兰因。”赵相栎犹记得后来老师知道徐兰因的名字时哈哈大笑的老顽童模样,笑道:“我以为是道义挽回你,原来是爱。”
徐兰因,一切都是你。我不善言辞而无法向你表达爱意,拙劣词藻描绘不出这爱意的深沉久远,但归于最后,只剩这一句。
網遊之一槍飆血 邊城
“来之前我向兰因父亲提亲了。”周阿离的话打断了赵相栎的思绪,“徐伯不愿将女儿托付给负心人,于是答应了我。”
極品保鏢
“阿离,何苦呢?将一生都投入仇恨,与过去纠缠不休。你不爱她,那便不要娶她。”
“谁说我不爱她……只是我的爱没有你招摇过市罢了。起码,我不会如你负她。我已将你的消息传到季家,你的未婚妻马上就要来寻你了。”
许是被周阿离的表白惊到,赵相栎未说什么,只是沉默,眺望远方。周阿离看着他琥珀色的眸,突然发现比起多年前那双眸幽深许多,似承担了太多,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更加寡言少语,老气横秋。他突然想问,这些年他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谁又不是这百年岁月的过客,匆匆落下些或淡或浓的痕迹,独自品味人生的愁苦。
周阿离离去很久了,赵相栎还是那副远望的样子。半月,他几乎浑浑噩噩地在那间小屋中待了半月。阿离与兰因的婚期定了,没有征求新嫁娘的意愿,兰因父母与那个忽然摇身一变为权贵富賈的周阿离决定了兰因的余生归属。赵相栎和徐兰因又一次愈行愈远,前路渺茫。他(她)曾那么早爱上她(他),爱得久远,隐忍,尽失理性,使其扎根于心一经数年,郁郁葱葱成古木,往后无他(她),不过是看这叶落孤寂、老木如故的回望。
季浮梦果然如周阿离说的那样来寻她的未婚夫,下人们听着大小姐在那小草屋中摔摔砸砸,破口大骂,许久,他们才见面冷心热的姑爷被推搡着出来,瘦极也憔悴极,让人心疼。后来,大小姐又犯起大小姐脾气,接下了死对头周家的婚帖,要带着姑爷去见那嫁为他人妇的心上人,眼见她穿上红嫁衣,众人百般劝说阻拦仍无用处。他们以为自己跟了个心狠薄情的主,心中忿忿不平。然而在周家大婚的隆重典礼上,他们又改了看法。
粉墙辉瓦的街巷铺上红装,宾客迎来送往,过往皆是热闹。可这热闹渐渐冷下来,在丢了新娘的周阿离前,季小姐开口说起了多年尘封的往事。
周阿离,在我说完前别追……当年,我爹收了赵相栎为徒后,他试着放下对令尊的仇恨,努力遗忘。只是令尊为了生意设计我爹,我爹经商但更爱文,性子直率中了圈套而辞世。令尊没料到会闹出人命,用钱打发我娘和我,双方争执我用爹的手枪杀了他。
赵相栎为我担下罪责,让我免受鄙夷,独自受可畏人言 ,遭你叔伯报复,他亦不愿告诉你你的父亲的面目可憎,却受你多年排挤,误会谴责。他为此不能爱其所爱,失其所有,承担的东西压的他越来越强大,也压得他越来越孤独……我已放下我对赵相栎的束缚,你为何不能放徐兰因离开?
良久,那个冷厉的男子才放下了指着季浮梦的枪,颓然坐下。场越发冷,人也渐渐散去。季浮梦握了握临别赵相栎放在她手中的袖珍枪,望了望南方。
超次元事務所
她在默默想些什么?
无非就是,祝故人无忧无恙,顺遂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