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說散就散
小說推薦最後說散就散
我从没想过,原来我们的爱情在你眼中就是利益,就是金钱,就是杀戮。 ——题记
南金大学
“哎,你怎么走路的,神经病吧,不长眼啊!”我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并没在意被撞的人的辱骂。
房间外的声音是真的吗?宫词就是颂谦?那孙蜜到底是和谁发生了关系?这一连串的打击,让我现在有些神经恍惚,但…也就是说,如果宫词就是颂谦,那一定有个人被颂谦控制着扮演他的角色,那个人是谁?颂谦,又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他是谁?
女生宿舍
在校园里像幽灵似的游荡了一上午,终于被饥肠辘辘的肚子给叫了回来,在学校食堂吃过饭后,我便急忙的赶回宿舍,寻找孙蜜,希望她那里有我想要的答案。
“嘭!”宿舍门被我一脚踹开,我走到孙蜜床前,一把把她的被子掀起来,企图好好质问她一下,为什么出卖我?
饞妻難哄
但,我并没有那样做。
我知道如果现在真的惹毛她,那我想知道的就付之东流了。
我轻轻打开房门,发现她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是在睡觉吗?这种时候她还能睡得着?
我走到她常用的电脑桌前,将椅子移到她的床边,轻轻推了她一下,没反应?这是在跟我甩脸色?
我没好气的坐下,大声的问道,“孙蜜,你他妈的到底是怎么想的?就这么把我出卖了,你好意思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你到底还知道什么?能不能跟我好好说说?我现在都要疯了!”
我大声的质问着孙蜜,因为门没关,也引来不少爱看热闹的同学围观。
超級保鏢 蕭憶情
魔門道心
鬥破幹坤,龍王求親請排隊
可孙蜜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睡的太沉?
我伸手一把将她的被子掀起来,不!
孙蜜死了!
怒放的婚姻 羅可可
她死了?
她的眼睛不甘心的瞪大着,有惊恐有害怕有不甘,头上还有纱布,纱布?
刀子准确的插在她的心脏上,到底是谁?
獨家蜜婚
冷酷寶寶:無敵媽咪壞爹地
“啊!!!!”门口那群女生惊恐地叫起来,还有几个当场昏过去了,南金大学自建校以来就没出现过杀人的事,今天这件事,难道是她?或者是他?
不不,这几天的压力似乎太大了,突然眼前一黑,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