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
小說推薦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
在寒冷的冬夜里王子陶磊和公主小凡坐在冰雪覆盖的公园里唱着生日歌,吃冰冷的蛋糕,堆起胖胖的雪人。公主小凡还亲自喂雪人吃蛋糕,雪人好象也开心地笑出了声。它让北风带来了它对小凡的祝福。
可后来太阳醒来,将雪人带走,留下一片片水迹,一点点回忆。
在聚会还未结束前小凡离开了酒吧,一个男孩追出门外抓住小凡的胳膊问:“为什么那么悲伤,为什么要说自己是爱情绝缘体,为什么要拒绝别人的陪伴,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帮你带走孤单,请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 因为今年的冬天没有下雪,干燥的风,没有哭泣,没有眼泪,更没有雪花的陪伴,小凡好想看雪花,有飘雪的冬天好美,好美!”小凡带着绝望的眼神转身离开,渐渐消失在黑暗中,消失在男孩的视野中。
第二天上午有人把一个精美的盒子送到了小凡的宿舍,署名是木小凡收。冉冉高兴的帮小凡拆开了盒子,一个玻璃球型的音乐盒出现在小凡的眼前。小凡听着音乐,看着球中乱飞的泡沫雪花哭了,舍友们不知所措的望着小凡,不敢出声,也不敢劝说。小凡心里明白,这不是陶磊送来的,是那个追出门外的,叫楚涛的学长送的。
小凡真正面对麦子是在元旦晚会上,陶磊向小凡介绍麦子,又向麦子介绍小凡。小凡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一直笑着夸麦子漂亮,说他们很般配。小凡将自己的位子让给了麦子,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独自伤心。
新的一年会有一个新的开始,小凡猜不到自己的未来,她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不会有所改变,会不会有幸福存在。我们都是平凡的人,无法预知未来,无法改变过去,我们 所能做的只是想像,只是回忆。
小凡看着一对对情侣在自己的眼前牵手,谈笑,起舞。陶磊和麦子便在其中。正当小凡准备离开时却听到有人在为自己献歌。楚涛站在舞台上唱着歌,努力在人群中搜寻小凡的影子,可悲的是小凡早已控制不住自己泪落舞会,跑出了礼堂。小凡后来才知道楚涛唱的那首歌叫《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楚涛买了一张CD送给了小凡。
劫師 君不見
你的心情总在飞
什么事都想去追
想抓住一点安慰
你总是喜欢在人群中徘徊
你最害怕孤单的滋味
你的心那么脆
一碰就会碎
经不起一点风吹
你的身边总是要许多人陪
你最害怕每天的天黑
但是天总会黑人总要离别
谁也不能永远陪谁
而孤单的滋味 谁都要面对
低微也有愛的幸運
不只是你我会感觉到疲惫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你想不想找个人来陪
霸道總裁溫柔愛
你的快乐伤悲只有我能体会
让我再陪你走一回。
这首歌写的是谁,为什么听起来那么像小凡的心情。小凡一直都在设想如果唱歌的人是陶磊而不是楚涛,那该有多好。
小凡接到陶磊的电话,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可他却在电话中劝小凡接受楚涛,她要小凡找个男朋友来陪伴自己,小凡着电话拼命地摇头说自己不需要。陶磊有点生气地说小凡不听话,不是个好妹妹。小凡默默地挂断了电话。
小凡仍旧孤单,仍旧过着简单而又单调的生活,可此时她的大学生活已消退了一大半。大三的学生开始努力学习,为自己的未来努力做准备。
北京又回到麦香飘满天空的季节,小凡背着画夹去野外画了大片,大片的麦田。
麦子搅着杯中的咖啡轻轻地说:“我们分手吧!很快我们就要毕业了,难道你没有发现我早已经变了吗?我不再是那个天真而又无知的麦子,我长大了,我们的爱也已经耗尽了。”
“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别人?”陶磊直视着麦子,他很想将咖啡泼在麦子的脸上,可他没有勇气,因为对面坐的女孩是他爱的麦子。
“怪只能怪我们相遇的太早,你只能守着翠绿的麦田,看麦子长大。你失守麦人,却不是带麦子离开土地的人。你总是努力让我想着过去,却没有想过,我在长大,心情会变,梦想会变,你说我是你世界的全部,可我不想那样,我承担不起那么重的负担,我也不想做你世界的唯一。”麦子快步离开咖啡厅。
陶磊给小凡打电话,约她去酒吧喝酒。小凡好像又看到了原来的陶磊,孤单和忧伤又回到了他的身旁。
几天后陶磊得了胃病,是因为麦子,小凡又开始陪伴着陶磊,她怕看到陶磊胃痛,怕看到陶磊疯狂的喝酒。小凡尽力抢下陶磊手中的酒杯,将酒到入自己的口中,有时小凡会被酒折磨地一夜难眠,可下次小凡仍旧会那么做。
在春天快要离开时,陶磊带小凡去野外看快要成熟的麦子,陶磊跑进麦田,大把大把地拔掉麦子,小凡抱住哭泣的陶磊,心痛地快要窒息。
“我早该在麦子还没有成熟之前就拔掉它,那样她就不会被别人抢走,我恨这个残忍的世界,是它改变了麦子。”陶磊绝望地说。
“你不可以带着仇恨生活,你不可以为了麦子毁掉自己的生活,不可以,不可以,你哭吧!哭过之后就忘记过去,不要回头,不要再想麦子。”小凡用力抱着陶磊,陶磊像受了委屈的孩子在小凡的怀里无声地落泪,泪水打湿了小凡的心,它们像针一样一颗颗地扎进小凡的心里。
陶磊从家中搬出,他和小凡合租了一套房子,小凡开始学着做可口的饭菜,学着做各式各样的汤,她还到处搜寻治疗胃病的方法,对治疗胃病有利的食物。
小凡和陶磊大学毕业后谁也没有考研,小凡为陶磊留在北京。小凡和陶磊开始忙着送朋友们离开,忙着找工作。大学生活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结束了,留下忧伤,留下深深的伤痛。
小凡和陶磊开始早出晚归地工作,陶磊时常站在阳台上发呆,小凡只能陪着发呆,小凡想不到任何可以介入陶磊世界的方法,他们成了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陶磊问小凡:“大学四年里你真的没有爱过吗?为什么没有谈恋爱?”
“你还会再爱别人吗?”
“我在等我爱的麦子回来。”陶磊伤心地说。
“我在等我爱的人醒来,他睡的太久了。”小凡失望地看着陶磊。
“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在江南?”陶磊好奇地问。
小凡没有回答,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陶磊的偶像周杰伦要在北京开演唱会,小凡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两张票,她想陶磊一定很期待这一场演唱会。
麦子发短信曰太雷在酒吧见面。
陶磊见到了他做梦都想见的麦子,可他从未想过他曾一直想要保护和照顾的麦子会变成现在的样子,身体瘦弱,面容憔悴,脸上布满了沧桑,看起来像三十几岁的女人。
婚寵之梟妻霸愛
”麦子,你是不是生病了,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陶磊心痛地说。
”真的只有你对我最好,陶磊,你还爱我吗?“麦子抓住陶磊的手问。
麦子的手冰冷刺人,让陶磊觉得心痛。她不敢回答麦子,也不敢推开麦子冰冷的双手,可他更不愿再次受伤。
”不管你是爱我还是恨我,我都想求你帮我最后一次,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你能帮我。“麦子用目光直射陶磊的心。
一句简单而又恰到好处的话,可以让陶磊忘记曾经的伤,忘记曾经的恨和疼痛。陶磊点着头说:”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会帮你,我还爱着你。“
多么感人的话,那不正是麦子想要的回答吗?谁都只想说,却不想为这句话付出代价。
”你和我结婚好不好,我怀上了他的孩子,可他却离开我去了美国。我真的很想要这个孩子,我不想要别人说他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我想你保证只要孩子一出生,我们就可以离婚,我决不再打扰你的生活。如果连你都不肯帮我,就真的没有人肯帮我了。难道真的要我带着孩子离开这个世界吗?“麦子哭着低下了头。
陶磊像被人施了法术一样点着头说愿意照顾那个孩子。麦子抬起头看着陶磊,眼中充满了喜悦。
小凡想到陶磊开心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他看着电视等待陶磊归来。当他听到开门身后高兴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可是还未等她看清楚,陶磊早已走进了他自己的房间。他拿出行李箱开始收拾行李,小贩站在门外不安的问:”你要出差吗?等一下我可以帮你收拾。“
1/14第三季:死者的警告 寧航一
陶磊抬头看着小凡说:”不是,我要离开这里,搬去麦子那里,她怀孕了,她害怕孤单,她需要我的照顾,我走了以后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过几天我和麦子要结婚了,我希望你能做我们的伴娘。“
小凡惊奇的看着陶磊什么活都说不出来,如果没有们做依靠,小凡会瘫倒在地上。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握着那两张票,客票还是落在了地上,小凡没有流泪,没有说话,就那样愣愣的看着陶磊收拾东西 ,看他留下钥匙,看他开门离开。
陶磊离开了,小凡坐在地上哭了,她撕碎了门票,看着镜中的自己无声的哭泣。
两天后的陶磊在自己的办公室发现了一封信和一张CD,是小凡留给他的。
“再见了陶磊,是你的离开击醒了睡梦中的小凡,现在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我已无力再承受你给的孤单,更没有勇气继续等待,冉冉说得对,女人是经不起等待的。我爱了你五年,你沉睡了五年。我守了五年的爱竟抵挡不住麦子的一句话,我彻底绝望了,这里是你和麦子的故乡,不是小凡的故乡。我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会孤单,会伤心,会害怕伤害。我不可能永远为你等待,所以我选择离开。把这里留给你和你的麦子,是我唯一的选择。这张CD是楚涛留给我的,我想把它留给你,祝你和麦子幸福,也祝我自己幸福。
希望孤单永远不要再回到你的身边。”
木小凡
陶磊回到原来的住处,发现小凡早已离开,他这才发现没有了小凡自己也会孤单也会伤心,他将一瓶一瓶的酒倒入自己的胃中,心痛加胃痛让他难以承受。他的眼前全是小凡对他的好,小凡的笑,小凡的眼神,这一切一点一点溶化在他的泪水中,他终于明白小凡为什么会与自己相依相伴五年,为什么小凡会说她爱的人睡着了。
陶磊又拿回了孤单和忧伤,不是因为麦子,而是因为小凡,但愿小凡有一天可以知道这一切。
不久陶磊便离开了麦子,那个人为了麦子回国了。麦子不再孤单,不再需要陶磊的陪伴,她开心的答应了那个人的求婚,做了快乐的新娘。
这次陶磊没有因为麦子的离开而悲伤。他收拾行李坐上了飞往江南的飞机,他终于走出了麦子的世界,终于从梦中醒来。他要找到小凡,如果小凡不再爱他,至少要对她说一声对不起。
陶磊来到江南才发现自己从未问过小凡家的地址,原来水乡江南那么大,比自己想象的大好多,好多。他不知道怎样去寻找,不知道怎样面对没有小凡的未来。他常常看小凡留下的照片,听小凡留下的那首歌《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你想不想找个人来陪,你的快乐伤悲,只有我能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