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早晨時的你
小說推薦冬季早晨時的你
室内的温度缓慢升温,落地窗上蒙上一层厚厚的热气。
淡黄的光线打落在每一个角落,让氛围变得更加温馨。
蔺纪承就站在落地窗前往外看,雪下的零碎,可能是风急了些,刮的雪缓慢的在半空中飘来飘去。
星墓
如果你去特意的盯着某处,就会看的有些缭乱。
網遊之極品高手
劍臨
秦叔挂断电话有段时间,就沉默的站在离蔺纪承不过五米的距离。大略是顾虑了些什么,才肯迟疑的开了口:“先生幼时喜欢下雪,因为到了大雪就离一家人团圆愈发近了,只是今年的雪下的早了些……”
“秦叔”蔺纪承打住了秦叔往下说的话,眼角往上稍翘,侧过身笑着说“您有什么就直说。”
冷宮寵後之美人暗妖嬈 玥
秦叔在心里沉沉的又叹了口气。
而后踟蹰着:“先生,老爷的意思…明天让您回去一趟黎景。”
蔺纪承脸色暗了些,把从脖子上的浴巾扯了下来,随手扔到沙发上,抿了口刚泡好产自日本的玉露茶,停了半分钟后才缓缓开了口。
“秦叔,我们之间没必要用这么生分的称呼,您就叫我小承,就像小的时候一样。”
他依旧扯开了这个话题,声音有些沙哑。
随后,他侧头瞧见秦叔又拄起拐来,眉间一紧,语气放缓和了些。
“秦叔,天凉您腿就不好。明天我接她,您就好好在这边养着。”
雪下了一夜,直到第二天都没有停。但雪下的不大,温度一下子降到零下五度。
寵妻上癮:冷酷總裁的私寵
雪几乎覆盖了整个城市,只是薄薄的一层,用脚轻轻一划就见到裸露的地面。
学校里散发着异常活跃的气氛,过年总是令人兴奋的,即便年年如此,也掩盖不了大家对新的一年到来的期待。
让我颇感意外的是,我把东西刚收拾好从楼上搬下来。就接到秦叔打来的电话,说蔺纪承把车开了进来,让我哪儿都不要去,就在宿舍楼下等着。
大老远就看见蔺纪承的车就停在樟树下,刚好是正对宿舍楼门口。我和舍友时九刚站住,就碰巧看见他开了车门,酒红色的大衣格外扎眼。
他下了车后,就转身拉开后座的车门,我正疑惑。
秦叔头上顶着老年人戴的毛呢八角帽,拄着一个拐杖就缓缓就从车门里走了下来。
秦叔?在我出神的时候,时九激动的搂住我的肩,“章知年,他是你哥?”
我抖了个机灵,大言不惭:“他是我们家专车接送的司机。”
我偷看蔺纪承的脸色,十分淡然,还向时九极为礼貌的回了个微笑。
“我去,你家司机长的这么俊,没看出来啊章知年,你不会是某富豪的千金吧。”我慌忙用手堵住她的嘴,为了掩饰尴尬,跟她道了别,就挽着秦叔的胳膊往回走了。
上车后,车里开了暖气,才稍稍暖和些。我想起了刚才秦叔还拄着拐,就赶紧问了他,怎么回事儿。
至尊修羅
十萬個神吐槽 浙三爺
他也就跟我说,老寒腿。
然后孩子气的用拐杖敲着蔺纪承的座椅,笑的合不拢嘴。
“我就说章丫头心里有我这个糟老头子,你这小子还不让我来,我就是要接我家丫头的。”
“那是。”我仰起头,极为赞同。
蔺纪承回头看了一眼我们,嘴角一扬,好笑的摇了摇头。
车子上了高速,外面的雪也急骤下降。密集的几乎掩盖了高速上的天桥,雾茫茫的一片。
许是车内温度高,雪落在窗上的时候不过两秒就融化,留下一道道细细的水珠痕。
“你好像没见过下雪。”蔺纪承目光随着我的视线看了一眼窗外。
我漫不经心,“我只是喜欢冬天。”
这似乎是我和蔺纪承在这漫长的两三个小时的路程中唯一的对话。
车内的温度暖和的让我有些困意,就歪着身子睡了会儿,不过半个小时,我还是做了一个梦。
梦里梦到的,是一个四合院,那个院子长的有点像我们家,虚着门,我一伸手就把门推开了。
我以为,是章时回来了。
就拖着行李往里院走,那个男人,走过我的身边,与我擦肩而过。
我看不清楚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
我只隐约听到他说,“钥匙我一直保存着,我只是想着,有一天你会回来。”
可是你回来了,我要走了……
章知年,我看到你回来了,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我猛然惊醒,然而这句话久久在我耳边缠绕。
“章丫头,你看过了这个石桥就到你家了,一会儿下去的时候外面穿个外套,外面风寒,你又刚睡醒头上还冒着汗,小心冻感冒喽。”秦叔乐呵呵的把双手揣到袖子里,眼角的褶子又拧了起来,话音刚落就招呼着忙着倒车的蔺纪承,“臭小子,我看章丫头的外面没什么穿的,你从行李箱里拿件外套给她穿上。”
“不用。”是两个声音的重叠。
我并没有在意,“秦叔,我衣服在后备箱呢不好拿,再说了也就这么远的距离。”
純情丫頭很火辣
秦叔是个执拗的人,非要把他的外套脱下来给我披上。
我怎么都拗不过他,蔺纪承把车停到了距离石桥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但要走到我们家倒也需要一段路程。
蔺纪承去了安全带,利落的把酒红色的毛呢大衣脱了,从前座扔到了我腿上,甩下一句“让她先披上我的。”头也不回,就开车门走了下去。
然后就是砰的关车门声。
等我回过神儿的时候,是被一阵嗖嗖的冷风刮醒的,车门被他拉开。
虽是冷了些,但是想到马上要见章时那个毛小子,也要精神抖擞,绝对不能用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站在那个毛小子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