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狼牙棒大汉为自己的出言不逊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
我感知的清楚,利刃刺中其要害的一霎,恐怖的能量就将大汉的魂魄震碎了,真正的形神俱灭!
巫界之樹
姜照下手一如既往的黑。
盛寵小萌妻 沐靑
又黑又狠!
恐怖醫學院 蘇錦兒
一个倒空翻,姜照已经稳稳的落到我身边,随手掏出手帕来,将短刃上的血迹擦拭掉,直接撇在一旁,一时间,煞气凛然。
对面,冲到最前方的黑大氅面具男一把将大汉尸体接住,落地后,阴寒眼神透过面具上的椭圆窟窿锁定了一脸煞气的姜照。
“五弟?”
“该死。”
“混账!”
慢了一步的三个家伙落地,一个个神情悲愤的盯住我俩,恨不得将我们分尸的意思。
我冷静的打量过去。
划拉掉死了的狼牙棒大汉,对方还剩有两男两女。
为首的高个男子大概一米九的样子,戴着一张银色的夜叉面具,这种面具街面上随处可见,但对方的这张更为精致些,感觉是真银打造的。
此人披着一袭黑底绣白边儿的大氅,内中紧身黑衣,踏着黑靴,左侧肩头上也是一枚魔王獠牙,有所区别的是,死亡大汉标示的獠牙是白色的,而这家伙的獠牙是银色的,这可能是地位高低的标记。
这人身后的那个小个男很矮小,只有一米五的样子,脸上没有几两肉,眼睛猩红如血。
我仔细感应了一下,确定了对方身份,是一只狐仙儿。
另外两个女子都是美女,姿色比姜照略差一分,但放在人堆中也很醒目,让我惊讶的是这两个女子全是非人类。
眉心一点红的女人是具殭尸,应该是尸王级的。
身穿白裙子的卷发女是一只阴灵,王级阴灵。
除了领头男和死亡男之外的三个家伙都是非人类。
魔王獠牙中果然龙蛇混杂。
我的鬼夫君 三湘月色
“该我了!”跟姜照低声说话。
“小心些,对方不是善茬。”
姜照叮嘱一声。
我点点头,拎着阿鼻墨剑上前数米,和对方的银面具首领只有二十多米的距离了,这对法师而言和近在咫尺没有多大的区别。
極寵冷傲妻
“阁下在魔王獠牙中担任什么职位?”
落花傾城之影妃傳 純天飛羽
我用最阴冷的语调问话。
壞壞王爺靠邊站
黑大氅银面具男子身后的几个人就要呵斥于我,却被他抬手止住了。
随后,他将狼牙棒大汉的尸首交给后面的几个家伙,转过身来,先是冷笑一声,随后傲然说:“就凭你一个错海境都不到的杂鱼,也配来询问本座的身份?”
“是吗,你这么自信的话为何不直接冲来?想来你家同伴的下场给你敲响了警钟吧?他出言不逊被我老婆直接宰了,敢问你是何感想啊?”
我嘴角噙着一抹嘲笑,很是不客气的怼回去。
“狂妄之辈,本座会让你知晓什么叫做不可冒犯,你们夫妻害死了大石,就得用命来填!”
紀念中國共產黨建黨95周年知識競賽600題 東方治
夜叉银面具语声愈发阴冷。
我才晓得被姜照刺死的大汉名为大石,倒是人如其名的像是一块大石头,可惜过于轻敌,在姜照暴刺之下没能施展出全部实力来就挺尸了。
瞧不起女人是一些男法师的通病,但这个毛病在关键时极端致命。
气势上可以藐视敌人,但真的对上了必须全力以赴。
狮子搏兔亦须全力,这话可不是虚的。
大石虽然观则境了,但心态上始终不行,这也是散修不被名门大派放在眼中的主要缘由之一。
于战斗素养方面,没有长辈提携的散修很容易走偏,大石就是最显著的例子。
“是吗?既然你藏头露尾的,连个职位都不敢报,得,我表示理解,就喊你无名鼠辈好了!来吧,让我看看你手上功夫是否和你的嘴巴一样厉害?鼠辈!”
我连环刺激过去,对方身躯就是一抖。
即便他城府深沉,也被我气到了,但在一霎之后眼神就恢复了正常,反而是他身后的三个家伙大声咒骂起来,无非是‘放肆、找死’之类的词汇。
“闭嘴!我和你们头儿说话呢,插嘴做什么?没规矩的死东西!”
我脸色一变,怒声呵斥。
像是凉水落到油锅中,对方炸了。
三个家伙骂声大起来,亮出武器,就要一窝蜂的冲上来。
我看着这幕,脸上都是嘲笑。
银面具果然受不住了,他转身怒骂一声:“住口!”
三个属下被吓了一跳,齐齐闭上嘴巴,不敢多言了。
没规矩这三个字是对散修团体最大的讥讽,偏偏这是事实,无怪银面具恼羞成怒。
和戒条森严的大宗门相比,散修组成的联盟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纪律松散,我抓住这一点嘲讽,对方不被气的心浮气躁才怪。
“姜度,你牙尖嘴利的程度超乎本座预想,激将法是吧,恭喜你惹怒了本座,看在你这么迫切想知晓的份上,就如你所愿吧;
站直听好了,本座乃是魔王獠牙麾下黑牙堂堂主,道上朋友抬举,送本座一个‘牙刀夜叉’的称号。”
欲望中的城市 跳舞
说着这话,他反手亮出一口刀来。
这是一柄长有一米六、宽度只有两指的横刀,整体漆黑,和我的阿鼻墨剑有得一拼了,都是用不反光金属打造成的,刀身上密密麻麻的符箓诠释着这口刀的品级,应该是上品或更高等级的宝物。
天才醫仙 難亦難
可是横刀和牙刀二字有何关联?这武器的外形和牙齿哪有相似处?我脑中都是问号,却忍着没问。
这口刀上的血槽隐隐泛着血光,可见杀生无数。
这家伙外号中有夜叉两字,更增添了残酷和血腥的味道。
“他是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
我立马给他定了性质,心底浮现杀机。
对这等视人命如草芥的混账,我的原则就是杀无赦。
如果实力足够,我愿将天下间如此类的魔头全部扫清。
惩恶即是扬善,杀掉这样个冷血魔头,不知能拯救多少生灵?这笔账有脑袋的都会算。
“大哥,杀鸡焉用牛刀?让我去试试他的斤两。”
其身后的矮小身材男狐仙却表示了不同的意见。
他的嗓音尖细又难听,宛似个太监,形象也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