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在解毒药池中浸泡之后,清除体内毒素的孩子,又被殷东移出涡墟,继续战斗。
黄团长等野战师的战士们,都有涡墟,殷东都直接把解毒药给他们,让他们在各自涡墟中弄个解毒药池,被蜇伤后就进自己涡墟疗毒,然后再出来战斗。
军部观看转播视频的军方高层,看到他们这么跟毒蜂群打起了消耗战,打得有声有色,一个个看得眼中都精芒闪烁。
“以涡墟战术核心的战术,可以多多发掘。我们以前只是单纯的把涡墟当随储物空间,没有真正发挥出涡墟的作用啊!”
陆将军感慨道,灼灼的目光看向毒蜂群中那些奋战的身影,老脸也激动通红。
李将军轻轻点头,说:“是啊,我们的思想观念要改变了。”
屏幕上。
火樣青春
能看到一波又一波的毒峰,从那一道细长的峡谷中飞出,被剿杀,地面毒峰尸体越来越厚,渐渐毒蜂群数量减少。
小军嘶哑的嗓音吼道:“加油!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杀得疯狂的孩子们哄然应和,就连恐龙兽宠们也发出阵阵咆哮,战意高昂。
離歌3
嗡嗡嗡——
就在这时,又是一波毒峰从峡谷中冲出来,体型更大,被簇拥在其中的一只毒峰更是普通毒蜂的三倍还多。
隱婚之患:歡喜冤家
反撲——獸到擒來
“毒峰王!让我来!”
誘你入局:左少情非得已
偷吻成癮,前夫強勢寵 七月女巫
顾文兴奋的大吼,眼里闪过嗜血的光芒,朝着毒峰王暴掠而去。
殷东本来要冲过去,见状又顿住,扬声道:“黄团长,你们对付其他的毒峰,其他人退后,封锁四周!”
说话之间,顾文已经冲到毒蜂群前,古井口伸出无数枝条抽向毒蜂。
这一波毒蜂的速度快得惊人,留下一串残影,密集的碧桫树枝条竟然大多数都落空,只抽中了不到五十只毒蜂。
嘭嘭嘭……
被枝条抽爆的毒蜂炸开,炸裂成无数碎末,更多的毒蜂穿过枝条的空隙,冲向顾文以及黄团长等人,速度快得大家都没能反应过来。
一股危机感笼上大家心头,却没有一个退缩,都把能源光剑舞得泼水难进,形成剑光罩,毒蜂撞在剑光罩上,剑光割裂一只只毒峰身体。
这些毒蜂的实力强大,伤而不死,反而激发了凶性,更加狂暴的冲击,强行撞碎剑光罩,毒针蜇在他们身上。
战斗到现在,黄团长他们身上的防护服都有不少破损,更容易被蜇伤。
親愛的匹諾曹王子 南川南
他们多次被毒蜂蜇伤,又多次解毒,逐渐产生的毒抗,但这一波毒蜂的毒性更烈,被蜇伤后,头晕眼花,只能坚持进入涡墟,浸泡在解毒药池中,就昏迷了。
殷东看得心头一跳,担心黄团长他们在涡墟中出事,不敢再耽搁时间。
他的身上龙威暴起,像浪潮席卷,顿时让飞行时带起一阵阵残影的毒蜂们停滞,在他涡墟中的噬血树枝条飞舞而出。
噗噗噗……
毒蜂被噬血树枝条洞穿的密集响起,它们还没死,却像串糖葫芦,一只只毒蜂串在枝条上,体内的血液迅速被吞噬,身体迅速干瘪。
毒蜂数量顷刻间迅速减少,顾文有些着忙了,“东子,这只毒蜂王是我的,你不要管,老子今天非弄死它!”
小军嘴欠:“文子叔,你不行啊,都这么时间了,你还一只毒蜂都没解决,还是让东子叔帮你吧,快点解决战斗。”
“滚!你个小兔崽子,老子等下收拾你!”顾文骂了一声,更多的碧桫树枝条从古井口飞出,朝毒蜂王飞扬而去。
嗡嗡嗡……
毒蜂王在枝条间忽闪,留下一串残影,无法摆脱顾文,但他也拿无法击中它。要是它一心想逃,顾文根本追不上。
殷东提示:“文子,用龙魂刺跟龙威压制,再尝试一下在古井之力形成高速转动的涡轮,能不能把它扯进漩涡中。”
“我的龙威不够强,对这只蜂王无效!”
顾文说着,尝试用古井世界之力凝成光形涡轮,狂舞的碧桫树枝条也随着涡轮高速转,吸扯周围的空气,转瞬形成一个庞大的风龙卷。
毒蜂王拼命飞动,却身不由己被扯进风龙卷,传到光轮涡轮中,被扯进了古井世界。
“搞定!”顾文兴奋的大吼。
观看视频转播的军方高层,看到这里,都不由得鼓掌。
屏幕上。
英雄聯盟之少年王者
小军又嘴欠了:“文子叔,你以后要学会多动脑子,你看你呀,傻不拉叽的跟毒蜂王打了半天,连一根毛都没打到,东子叔提示了一下,你就把毒蜂王镇压了。”
“滚蛋!有学霸在,学渣为什么要动脑子,我有病啊!”顾文理直气壮的说。
“啧,文子叔,你这样是不对的,你是个坏榜样。”
“再叽歪,老子抽你了!”
说到抽字,顾文控制一根碧桫树枝条,抽向小军,连人带兽宠抽飞,好巧不巧的砸进了那一道细长的峡谷。
“文子,你特么个二货啊!”
殷东骂了一声,扑进了峡谷中。
竹馬逆襲 夢無夢烏
峡谷很深,弥漫着有毒的雾瘴,有零星的毒蜂在雾瘴中飞过。
錦玉良田
小军落下时,刚好撞上一只毒蜂,被蜇了一下。他的身体也有毒抗了,没有马上中毒昏迷,但脑子也有些晕,手脚发软。
所幸他现在藏身在恐龙兽腹下的网兜中,只需要抓紧网兜,就不会掉下去。但,也因此,等下砸到峡谷底时,他不摔死,也会被兽宠砸成肉泥。
到时候,他就是天底第一号被兽宠砸死的倒霉蛋了。
“东子叔,救我!”小军吓得哇哇大叫,都带哭腔了。
殷东全力施展龙腾术,在雾瘴中狂冲而下,龙威笼罩身周三米,涡墟中的噬血树枝条绕身飞舞。
有不开眼的毒蜂撞过来,进入身周三米时,就会被龙威镇压,再被噬血树枝条洞穿身体,很快吸成干蜂。
等殷东龙追上小军时,噬血树枝条上已经串了几十只毒蜂了,毒蜂干瘪,但还活着,嗡嗡的振翅飞舞。
把小军连同他的兽宠收进涡墟,殷东也没继续向下冲,一直来到峡谷底部,在二十多米的高度,毒瘴竟然没有了,像是被无形的屏障隔绝。
殷东看向峡谷底,“咝”的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