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娛重生之月光
小說推薦韓娛重生之月光
“起床了,快点去洗漱。”
已经早锻炼结束做完早饭,朴太衍回到房中,隔着被窝拍打这赖床的允儿。
只是两下就让允儿醒了过来,可是允儿完全没有平时的直觉,赖在床上扭捏着。
“我不想起来,累死我了,感觉浑身都散架了,都怪你。”
听见允儿的话,朴太衍立刻心虚无比,连忙走到床头,附身给她一个早安吻。
“不要了,我吃不消了。”
“。。。还没睡醒?”这说的什么胡话,被人听见还以为自己怎么她了,明明昨晚一开始,她也是一个样子啊。
自己憋了一个多月,分割两地的老婆不是一样也是相同日子。
“走不动,你抱我去。”
没好气的摇了下头,接着掀开被子,把允儿抱起,直接送进了卫生间,把她扔在马桶上坐下,转身帮着杯子到了水挤好牙膏,朴太衍才吩咐道:“早饭做好了,你快点清理,一会经纪人来接你了。”
“知道了,你快走。”
看着允儿一副就要拉出来的表情,朴太衍随手打开换气,接着就出去了,女神也是人啊,吃喝拉撒什么的都很正常。
朴太衍只是作为老公,比起那些只是幻想着偶像美好一面的粉丝,见的更加多一些。
就像继续留着,味道一定不好闻,倒不是说朴太衍嫌弃什么,而是允儿自己都会不自在。
有些过了热恋期的男女,或者那些一头热,直接就闪婚的男女,为什么之后离婚分手概率这样大?
不就是因为之后生活在一起之后,才发现各种的不适应。
朴太衍觉得这点,他不管是和允儿还是泰妍,都还好。
反正他们之间都很适应彼此,又或者说一天隔着一天的,一直都有新鲜感?和有私人空间时间?或许吧,这也许是他们这个家庭的好处。
至少有一点,三人都彼此照顾对方的想法,所以很多事情上,不像普通两口子容易起冲突。
朴太衍自然不用说,是对两个老婆的愧疚。
而泰妍和允儿,当然是因为彼此的存在,在家里能退一步的地方就退一步。
不过像昨晚这样争风吃醋的时候,偶尔也是有的,人么都是有私心的。
这点就要看朴太衍这么处理了,处理的好反而是生活情趣,要是处理不好的话,他这个渣男可是随时有苦头吃的。
出了卫生间,也没在房间停留,直接就离开房间。
直接就看见远处泰妍房间门也打开,朴太衍立刻就嘴角带起笑容。
对面出门的泰妍,看见老公后马上就是眉毛一挑,然后背着手悠哉悠哉的迈着大妈步走了过来。
“起来了。”朴太衍配合着对方的脚步,在电梯前汇合,双手伸出想要来个抱抱。
泰妍直接踮起脚一指头点在老公额头上:“走开,一会帕尼出来看见。”
“她,怎么还没走啊?”朴太衍闻言立刻一脸的嫌弃。
“呀!”泰妍立刻凶了下老公,接着回头看了一眼,确认没看见闺蜜身影,连忙拉着老公直接走楼梯下去。
“人家下午的飞机,哪有你这样的。”
朴太衍反手牵住老婆的手:“啊,真的走了?”
“哟舍不得了?”泰妍斜眼看老公,另一只手直接在老公手背上拍了一下。
特大號外:首席獨家私寵
“怎么会。”
“呵,小伙子,我看你气色饱满红光满面,遇上什么好事了?”
这可没法回答,果然还是变态妍,就是喜欢开这种玩笑,就连自己老公也能开。
不过她能开,朴太衍可不能回答,真要回答了,她保准也能和允儿那个小醋坛子一样大方醋坛子。
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泰妍看着老公装傻不说话,接着晃悠了下两个人牵着的手,脚步停了下来,抬起眼看着对方。
“恩?”
“那,有没有期待今晚的好事?”
朴太衍立刻喉结抖动了下,咽下一口口水。
泰妍一大早起来,脸微微有些水肿,可是这个模样,更加让他想起以前对方婴儿肥的时候。
应该是作为偶像,一直很好的保养着皮肤,所以岁月并没有留下太多痕迹。
而只要不化妆,真的说还是学生都有人信。
“你想干嘛?”
被老公一步一步逼到墙角,接着被对方一手壁咚在墙上。
两人所在位置正好是在楼梯拐角,反正就是电梯背面来着。
“太阳猜出来,下去要好久,我有些等不急啊。”
“那你想干嘛?”
这种时候就别说话了,一手按着墙,一手抬起泰妍下巴,接着侧头就吻了下去。
泰妍踮着着双脚,双手环抱着老公,闭上眼享受起今天的早安吻了。
不过还没多久,立刻睁开双眼,然后用力的拍着老公的背让他松手。
文娛之皇 屋子漏雨
超凡至聖 縱馬昆侖
朴太衍也是一惊,放开对方,然后回头看去,电梯开始下移。
两人立刻紧张的看着电梯,家里电梯是透明的,所以里面看的一清二楚。
先是脚进入视线,接着是一双美腿,然后。。。
“呀,闭上眼。”泰妍急了,连忙伸手去当老公眼睛,嘴压低着声音说道。
朴太衍用力的咽了下口水,接着连忙转头,非礼勿视。
泰妍一拳重重的敲在老公身上,他转头动作太慢了。
还有今天才发觉,这电梯设计的有点问题啊,不对不是有点问题,而是问题大了去了。
我的超級異能
眼睛眯了起来,泰妍不由的怀疑起来,某人平时不爱坐电梯,而是喜欢走楼梯,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
电梯继续往下,等到电梯顶和他们视线齐平,然后停了下来。
电梯里的乘客也在电梯门打开后走了出去。
接着没多久就听见电梯使用着咋呼的声音:“夏妍啊你做的早饭吗?哎?泰妍呢?没下来吗?”
“不知道,没看见。估计去我哥房间了?”
泰妍没有再去管帕尼和妹妹的对话,而是手指老公,压低声音逼问。
“你看见了!”
“什么?”朴太衍一脸茫然。
泰妍眼睛渐渐眯起,充满了杀气。
朴太衍连忙拉住她,然后转移视线:“走啦,下去了。”
泰妍被他牵着手,小脸气鼓鼓的,一边走一边视线不时的扫着电梯。
朴太衍当然注意到她的视线,心虚的又是吞了下口水,不过马上装着一本正经,一点都不知道泰妍刚才说什么的样子。
走到楼下,泰妍视线还是看着电梯。
“咦,你果然叫你老公去拉?允儿呢?”
站在餐桌边上,准备偷吃的帕尼,第一时间就看见了两人,接着连忙收回手,然后打招呼。
泰妍和朴太衍都视线看了过去,两人都是第一时间看向对方的超短裙。
不过朴太衍就是瞄了一眼,马上就移开视线了。
超短裙多正常啊,作为偶像她们舞台上又不是没穿过,不过那个时候都有安全裤在里面。
毕竟舞台这么高,观众都从下往上的视角,不穿安全裤,完全就要走光的。
“你~一会和你算账!”泰妍转头瞪了眼老公,然后甩开他的手,接着快速向帕尼走了过去。
朴太衍尴尬的摸摸鼻子,这可以怪他吗?他也不知道家里有这样巧妙的位置。
刚刚电梯从上往下下来,所以他们站的位置也是仰视角。
就和看舞台上她们表演一样,可是不一样的事,就是这又不是舞台表演啊,帕尼不可能在里面还穿一条安全裤吧?
直接向着妹妹走过去,好在昨晚有允儿,要不然真的担心刚才就流鼻血了。
应该也不至于,自己是有老婆的人了,又不是当初那个活了2世的老男人,受不了这一点点刺激。
“要我帮忙吗?”
小家伙疑惑歪头,接着看向了哦尼酱,然后眨了一下眼睛,又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欧尼和帕尼。
刚才没有多想什么,现在发觉有些不对劲。
“欧尼去你房里叫你?”
“啊?恩。”朴太衍慌张回答。
夏妍轻轻一抖煎锅,把里面煎着的鳕鱼翻了个各,接着再次回头看了过去。
第一时间看了一眼帕尼的穿着,上下扫视了一下,接着停在了裙子上,接着立刻又转头看向了电梯方向。
朴太衍那个叫心虚啊。
“怎么了?”
“欧尼和允儿,从来不会在早上没起来时候,去你房间的,就怕看见意外的晨运。”
黃庭立
其实这点包括她也是,晚上哦尼酱随便和那个嫂子回房,还有早上没起床之前,她都不会去对方房间,就是有事也是电话叫人,就是怕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事。
“咳,泰妍敲门啊。”
“呵,敲门?欧尼房间走出来,可是直接看见能你房门的,帕尼下来,可是没看见你们呢。”
“关门了。”朴太衍小声回答,这一刻无比庆幸房间大啊,这边放低声音,餐厅听不清的。
“她们会同时去你房间?”
“前晚不就是?”
“黑的白的?”
“粉。。”
朴太衍张着嘴,目光看着妹妹鄙视的眼神,有些无地自容,这臭丫头光分析,就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男人~”
“我又不是故意的。”
“呵!”
朴太衍觉得自己好冤,这又不是他故意偷看,可是从另一方面说,自己刚才的确看了不该看的。
“平时有偷看我吗?你老爱走楼梯,是这个原因吧?”
“没!”
“肯定有!”
瘋狂的電影 一根老草
朴太衍现实心虚,可是马上反应过来,对这臭丫头心虚个屁啊。
“滚,你也不是周楼梯的啊?再说在家你都这样穿,看个屁。”
夏妍低头,自己紧身裤加白体恤,斗篷到是没披着,好久没披那个东西了,不过里面是一直养成习惯,在家就爱这样穿的。
的确自己不坐电梯,而且就算坐也没什么好看的。
“那就偷看欧尼和允儿,我去告诉她们。”
“没有!”朴太衍先是否认,接着一想不对:“滚,她们我还要偷看?我什么没看过?”
“你们两个偷偷摸摸的说什么啊?”身后传开泰妍的声音。
“没有。”X2
小家伙放弃了,这个把柄丝毫没有利用价值,好无趣。
朴太衍是彻底放下心了,看了下妹妹没有需要自己帮忙的,转身去冰箱拿了牛奶,接着向着餐桌走去。
刚靠近餐桌,又被泰妍瞪了一眼。
他不敢说任何屁话,老实的倒牛奶。
“谢谢,恩?”帕尼主动举杯,结果朴太衍把牛奶给到泰妍,让泰妍帮着倒,让谢谢白说。
精分寫手成神記 卡列顛尼亞
帕尼疑惑的看看泰妍,有疑惑的看看朴太衍,接着有些无语。
这怎么就这样和她撇清关系啊,不过看着还是不错,至少朴太衍是很惧内啊。
朴太衍坐下后,就安静的吃了起来,全程没有说话,没多久夏妍把最后的煎鳕鱼一人放了一条,然后就坐了下来。
再过了一会,允儿也下来了。
她还是很疲惫的样子,全程无精打采,不过坐下来没多久,她察觉有什么问题,疑惑的看着老公,今天的他过于安静了。
不过看了看说话的泰妍和帕尼,还有同样安静的小埋,也没有多想什么。
反正一顿早饭吃的有些沉闷,反正允儿觉得没有平时自己一家四口热闹,偷偷的瞄了眼帕尼,估计应该是有外人在吧。
不过黄秘书依然的屁话好多也好能吃,全程就看见她不听的说和不停的吃。
“对了,有件事要说一下,哦尼酱明天中午和我出一次门。”小家伙安静的吃完,擦了一下嘴,突然开口说道。
早就吃完,找不到借口离开的朴太衍,立刻看向妹妹。
魔女狂妃:拐個皇帝來撐腰 冬無月
“明天?什么事啊?”
允儿转头看了眼时钟,确认了日期之后,立刻又开始对着小家伙挑衅起来,或者说日常招惹对方。
“多大的人了,还拖着哥哥去过儿童节。”明天是6月1日,虽然说韩国儿童节是5月5日过的,可是国际儿童节也是知道的。
小家伙都懒得搭理允儿:“去参加一个别人婚礼,欧尼没事的话,也一起吧?”
“我呢?”这下允儿可不干了,虽然还不知道谁婚礼,可是出门不带她,就非常不开心了。
“你不是工作啊。”
“谁的婚礼?”泰妍连忙插嘴,阻止有可能的骂战,刚才还在心里想今天这姑嫂两人好老实,结果现在又开始了。
“SK崔家大女儿结婚,现在这种情况,哦尼酱还是有必要去一下的。”
朴太衍听了,微微疑惑一下,接着就点头表示了解,之前这家和他们应该算是盟友来着。
“那我去干嘛?”泰妍疑惑。
“不去吗?那种局上,肯定有不少适龄女子的,崔家小女儿91的,徐家小女儿也是91的,人家可是真正财阀公主啊。”
“欧尼看住他。”允儿立刻转头给泰妍鼓劲。
泰妍皱皱眉,接着点点头。
帕尼一脸羡慕的看着自己闺蜜,这样的局在韩国是真正的顶级饭局了吧,她们想要去,以前估计就是去表演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