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是。非常重要。”穆习容低声道。
林湾湾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将点心全部摆到穆习容面前,对她说:“那、那你多吃一些,肚子里吃饱了,心里就不会难受了。”
穆习容被林湾湾这新奇的说辞逗的一笑,“林姑娘这是哪里听来的土方子,听起来很是有些不靠谱呢。”
“嘿嘿。”林湾湾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对了,”穆习容忽然好奇起一件事来,“那日发生的事,我倒是有几分好奇,有些话想问林姑娘,就是怕唐突了林姑娘。”
“你我都是朋友,有什么唐突不唐突的,那些事都过去了,你有什么话尽管问便是了。”林湾湾拍着胸脯直爽地说道。
穆习容见她如此,便也丢了些芥蒂,将心中疑惑问出了口,“那个男子如此伤你,你对他可还有喜欢吗?”
“我……”林湾湾低了低头,大概料到了穆习容会问什么,所以也没有太多的惊讶,她想了想才抬起头来说道:“其实,我都不知道我这样是不是真的喜欢他,还是因为他对我动了心,追求于我,我便与他好了。”
“说来也奇怪,在知道他负了我,要与我退婚的时候,我心里竟然松了一口气,就好像压在心中的石头忽然撤走了一般。”
林湾湾神色复杂地笑了下,“大概……我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喜欢他吧。”
穆习容宽慰她说:“林姑娘如此好的人,日后会有大把男子追求,不必为这样一个负心汉伤心,方才是我多嘴一问了,我自罚三杯。”
说是自罚三杯,这里却并没有酒,于是穆习容一口气吃了三个金丝龙糕,当做是“自罚三杯”了。
林湾湾一笑,“好狡猾的穆姑娘,说是自罚三杯,却将我的点心都快吃完了,还一口气就是三个,委实可恶。”
穆习容哈哈笑了几声,“我这囫囵吞枣的,倒是有些浪费这么好的糕点了。”
“嗐,这有什么的,若是穆姑娘喜欢吃,我再差人多送你几盒。难得遇到与自己投缘的女子,这宜轩里我倒是我存了一些果酒的,穆姑娘今日不如陪我喝上几杯?”林湾湾笑道。
穆习容也不做推辞,“那自然好,我乐意奉陪。”
二人这一喝,一喝就喝到了晚上。
后来还是林湾湾身边的侍女差人将穆习容送回去的,因为林湾湾自己都是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在客栈门口,纪携出来迎,穆习容醉态朦胧。
精品都市小说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二百一十三章 再見分享
“小姐?小姐?”纪携从那侍女手中接过醉态酩酊的穆习容,皱眉语气有些责怪道:“小姐你明明不能喝的,今日怎么喝了这么多?”
那侍女赔罪道:“是我家小姐太过好客,让穆小姐醉成这样,让小婢代我家小姐道歉吧。”
纪携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既然小姐已经送回来了,你也回去复命吧。”
他自然不会因此为难一个侍女的。
只不过这宁王妃喝醉了,确实是有些麻烦了。
然而等他将穆习容扶上楼,关好门后,原本被纪携好生安置在躺椅上的穆习容却忽然坐了起来,她神情清明,哪有方才一点醉了的样子?
“娘娘,您没醉?”纪携有些惊讶,宁王妃如何连装醉都装的如此出神入化,方才险些连他都骗过去了。
“自然。”穆习容坐起来,理了理衣袖,动作和神态都与正常人无异。
她的酒量可是千杯不醉的,在药王谷的时候,连她那个嗜酒如命的师叔都喝不过她,如何能被女儿家的几杯果酒给灌醉?岂不是贻笑大方了。
纪携见此松了口气,没醉就好没醉就好,不然这男女授受不亲的,他该怎么照料呢?
“既然娘娘没醉,那属下就先退下了,如若有事,娘娘再叫属下过来。”纪携行了个礼道。
“嗯,你先回房休息吧。”穆习容语色淡淡地说道。
纪携关门退下后,穆习容揉了揉脑袋,虽然她不会醉,但喝醉之后该有的症状,比如头痛之类的却是一样也不会少。
而且今日她见了不少风,晚上得好好地沐浴一番,别伤了风。
眼下没人照料她,她自然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之前她是不习惯有人在身边照料,如今没人了,倒是也有些不习惯了。
人都是些适应动物,这话说的确实没错。
“嘶。”穆习容往浴桶中倒热水时一分心,滚烫的热水浇到了自己的手上,她指尖木了一下,尔后便是一阵钻心的灼痛。
都说十指连心,果真不假。
她只好放下水壶,又去井水旁冲了半刻的冷水,这灼痛之感才稍稍缓解一点,但指尖却起了两个泛白水泡,就算不去碰,一阵风吹过都很难不疼。
井水周围的环境有些幽暗,穆习容又冲了一会儿冰凉的井水,起身刚想上楼,余光里却忽然闪过一线暗色。
“谁?!”穆习容目光一凌,她巡视四周,却没发现有人的踪迹,但她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
穆习容盯着周围朝后退了几步,谁料却感觉到身后撞上了什么,她猛地一转身,发现身后是一个人。
她正欲动手,然而在看见那人容貌之后却骤然顿住了。
两人的呼吸近在咫尺,两眼相望,穆习容动了动嘴唇,却迟迟说不出话来。
“怎么哭了?”宁嵇玉的眼神中满是心疼,他声音温沉,含着****的宠溺,他抬手替穆习容轻轻擦去了颊边的泪水。
然而穆习容却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一样,就连自己哭了都不知道。
“你……真的是你?”穆习容抬起双手抚摸上宁嵇玉的脸,确认是温热的,是真的以后,她才敢上前猛地抱住他。
“真的是你!”穆习容声线中含着细细的哭腔,“我还以为……还以为……我终于再次见到你了……”
宁嵇玉收紧双臂将穆习容紧紧抱住,“傻瓜,我说过,我会回来的,就定然不会食言。不过这阵子,害你受苦了。”
穆习容埋在宁嵇玉怀中摇着头,憋着气道:“我哪里有什么辛苦,只要能见到你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