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所以,韩云熙最后的解释是,他难过乔墨儿在临安城说的话,所以他小肚鸡肠,故意想要冷落冷落乔墨儿。
“韩云熙,你有种别跑,我保证打死你!”
乔墨儿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后山附近,林小娘还有影子相濡以沫的离开了秘境山庄。
韩云熙带着乔墨儿吵吵闹闹的来到了集市。
根据影子的提示,他们二人来到了一间茶庄,大夫人正在门口布着茶,乔丞相正给她擦着汗水。
“今日夫人辛苦了,布茶的工作还是交给我吧。”
乔丞相想要帮大夫人分担,但大夫人却不愿意。
“这茶可不是给你卖的。”
“哦,夫人这茶不是卖的,是要给谁的?”
“这是要给墨儿的,墨儿平日里吃茶,最喜欢和我布的了,你粗手粗脚的,万一弄坏了,我怎么托人送到云熙殿给墨儿尝啊。”
“你说你,既然那么想墨儿,为何不直接去找墨儿。相反的,你还一直在这儿,做些默默感动自己的事情。”
“我何尝不想找墨儿,可我们已经在她心中是不存在的人了,若再回到她身边,万一又有不测风云,墨儿又再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我可不忍心。”
大夫人说着还仔细的再检查了一遍布好的茶叶。
“重逢固然很容易,可离别的残忍,谁也忍受不了。”
乔墨儿喜欢的东西,自然都是最好的。
不仅大夫人会给她,韩云熙也会给她。
乔墨儿看着大夫人想她,却不愿意打扰她,更是伤心欲绝。
四妹妹乔媚儿背着竹筐,同一个伙夫一起回到了茶庄。
“爹,娘,我带着小火从山上刚回来,今日的野蘑菇是又大又甜,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是走大运。”
乔媚儿放下竹筐,也想帮大夫人布茶,但大夫人笑着拍打着手不让她动。
“媚儿,你娘啊,她最近想给你姐姐布茶,我都不能动,你就别动她的好意了。”
“娘还是很关心大姐的。”
他们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样子,让乔墨儿很是羡慕。
韩云熙牵着她,问她要不要过去和他们打招呼?
乔墨儿摇摇头,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说:“不必了,他们没有来打扰我的生活,我又何必破坏了他们现在的幸福。”
“墨儿,现在的结果如果不是你想要的,我可以帮你……”
“云熙,真的不用了,和你写的话本看来,我现在就过的非常幸福,那个你话本里的我,可是一惨到底。”
“可我不希望你不开心。”
“我很开心,至少现在你还在我的身边。”
乔墨儿挽住韩云熙的手臂,拉着她离开了茶庄附近。
但她离开之际,还是花了点儿小钱,给一个孩童,买了份糯米糕让她送给大夫人。
“夫人,这是一个姑娘让我转交给您的,她让我告诉你们,天凉要多穿衣服,勿念。”
大夫人听到这话后,在集市里寻了几遍,也没有看到乔墨儿的影子,最后悻悻的回到了茶庄。
“呦,公子哥儿,夫人,好久不见!”
集市最顶头,一个主持看见了他们二人,乐呵呵的阻拦了他们二人。
“好久不见。”
乔墨儿想不起来,这个主持是谁,尴尬却不是礼貌的回答着她的话。
“夫人,您是不记得我了?”
主持招呼着他们往他的摊位走去。
“灯谜大会的主持?”
乔墨儿很是惊讶,“你之前不是在前面的摊位吗?怎么会落魄到了这个偏僻之地?”
“别提了夫人,我也不想的,如果不是当年你们二人没有得到结果离开之后,众人说我骗人,导致我生意惨淡,紧接着我就被人赶到了这个破地方。”
“你要知足,最起码那些人没有拆了你这摊位,毕竟你当时确实也是不太地道。”
乔墨儿看着这些灯谜,随意的摆动了起来。
“是啊,夫人说的对,所以我之错就改了,你们一年后没有来,我就很失望了,没想到三年后,还能见到夫人和公子哥儿一同出行,想必二人应该已经修成正果了吧。”
“能不修成正果吗?你一口一个夫人,感觉我要不真的是夫人,都不好意思听你唤我了。”
“夫人莫慌,废话不多说,咱们就把三年前没有完成的谜底给走完吧。”
主持从底下拿出韩云熙还有乔墨儿当时留下的最后一个字。
“这纸条你应该看过了吧,有没有惊喜?”
“我是看了,惊讶大过于惊喜。”
“为何?”
乔墨儿拿过两张纸条,看了一眼,也确实惊讶大过于惊喜。
她偏过头望向一旁不说话的韩云熙,摊开手上的字条,“什么都没有。”
“是啊,什么都没有,你为什么知道我没有写?”
“因为我预判了你的答案。”
韩云熙笑道,“一开始我觉得你和会和我一样写墨字,但你怕你写了没有得到和我一样的答案会很失望,所以你提笔之后换了张纸条,而我也和你一样,将纸条收走了。”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ptt-404 喬家人沒死閲讀
“所以,你们二人果然是心有灵犀,天作之合。”
乔墨儿抱住韩云熙,“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天作之合,我只相信天荒地老,云熙谢谢你爱着我,并在我的身旁一直护着我,甚至还会忍受我的一些小情绪。”
“有你,才是最好的。”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404 喬家人沒死分享
主持看着二人在摊前相拥,大声吆喝着:“你们快看哪,我这儿终于不再是骗子摊位了!老夫真是欣喜若狂啊!”
逛了许久,乔墨儿又和韩云熙一起看了场戏。
此时戏中已经有了很多版本,鹿先生的生前事迹。
“我发现你们秘境山庄的胆子可真大,竟然公然的演先生的事迹。”
乔墨儿虽不喜鹿先生做的事情,但有人利用他的事情博取银两,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高兴的。
“夫人,如果不喜欢,那我便让人把这出戏给撤了,以后不要再放这样的戏子出来了。”
韩云熙又是一秒宠妻。
“不必了,我觉得这出戏得改。”
“改成什么样的?”
“嗯,要改就要改成鹿先生刚正不阿,对人都非常的好,世人都要尊重他,不可亵渎他的真事,最后他成了烟雨杳冥之处的新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