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拉世界見聞錄
小說推薦泰拉世界見聞錄泰拉世界见闻录
在伟利说到最后的时候,双瞳深处似乎是闪过了什么东西。原本还老老实实停在银灰肩膀上的丹增像是被惊到了一样,扑腾着翅膀想要飞起来,但是被银灰给安抚下来了。
“伟利,你想要背叛雪神的信仰?”艾诺斯鼻子里喷出了白气,对伟利现在说的话是惊怒无比。而相比之下,银灰的表现就淡定多了,只不过,他握着拐杖的手也是指节分明地屈起,彰显着银灰此时愤怒的心。
“哦~?何谈背叛?我对雪神从未有过信仰,能够走到这里,我靠的只有那位至高尊在对我的帮助。至于雪神?我家族常年的供奉、献上自己的信仰,而我又从那里得到了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伟利在说话的时候眼睛瞳孔深处的某种律动更加深邃,某种类似深海藻类的纹路隐隐从房间的墙壁之中飘忽了出来,将银灰和艾诺斯形成了包围的趋势。
“伟利,你想要在这里对我们动手?”银灰的双目眯了起来,此时他的目光就好像是和丹增共通了一般,锐利无比。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现在银灰的视角下,整个房间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笼罩了一般,周围全部都是那种暗青色的朦胧感,唯有自己和艾诺斯所处的这一小块地方是清晰的白。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泰拉世界見聞錄 起點-第四百二十章看書
银灰稍微往后撤了半步,但是伟利却感觉分外敏锐地转头看向了银灰,道:“恩希迪欧斯族长,你要到那里去啊?”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被伟利这么盯着,银灰感觉自己地身体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捆住了一般,四肢上能够传来很清晰的被捆住的感觉,但是根本就看不到是什么东西。一旁的艾诺斯则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掐住了脖子,这会儿正捂着自己的脖子嘶嘶地吸气。
“你们既然不愿忠于我古神,那就只有拿你们的生命为我的神献上第一份礼物了。”伟利的眼中深绿色的光芒更盛,这一下银灰也感觉到了窒息的感觉,而要比银灰实力差上一截的艾诺斯这会让更是已经跪倒在了地上,四肢的无力感几乎蔓延到了全身。
熱門連載小說 泰拉世界見聞錄 txt-第四百二十章閲讀
“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就这么痛快地走的。你们受尽折磨的灵魂才是我先给神明最好的礼物。”在房间的墙壁上,现在已经是不加任何掩饰地浮现出了各种深绿色的纹路,它们好像细小的虫群一般在墙壁上爬行着,最终是在墙上形成了一个八爪怪的图案。
和雪神殿之中那中央画壁上的几乎一模一样。
看到墙壁上的图案,伟利的眼中闪过了几分欣喜。虽然八爪怪的图案和白翊精神世界中见到过的克总的样子有很大的差别,但伟利可不清楚这些,他只是以为,自己此次的真诚居然打动了自己的神,居然会投影到现实来帮助自己。
看来主对自己的这份礼物非常满意。
“你……动用……这种力量……就不担心……事情……败……”银灰这会儿还能勉强说出一句话来,但是身上的气息依然免不了衰弱下去。伟利缓缓踱步到了银灰的身边,似乎是想要仔细欣赏银灰脸上的绝望。
“败露?呵,等我掌控了雪境的全部,又何谈败露?到时候不过是成王败寇,真正的情况自然是我想怎样写就怎样写。”在说话的时候,伟利的皮肤上也开始爬上暗青色的鳞片,就和那些深潜者身上的鳞片一样,在青麟的映衬下,伟利看上去多了几分邪性,就连双眼也开始被眼白占据大部分。
“你简直是疯了,这样做会让雪境堕入万丈深渊。”
“万丈深渊?神本就是从深渊中爬上来的主宰,与我而言那只是落入神的怀抱罢了。”伟利依然还在述说着,却没有注意到,银灰刚才还只是勉强说话,现在却流利了不少。而银灰的眼神,也是无比的明亮。
“深渊只会让雪境堕落,消散。伟利,你果然已经疯了。”在说话间,银灰身上的束缚感渐渐消散,反倒是某种银白色的光芒在银灰的身上闪灭着,而在这个时候,伟利终于是发现了银灰的异常,就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脚叫道:
“你,你怎么会……神的荣光无比耀眼,你怎么会……”
在伟利的眼中,这一次自己的神上都已经出手帮助自己了,那么自己掌控雪境的计划应该会宛如移动城市开道一般无比轻松才对。可是为什么,眼前这个处处阻拦自己的家伙,被自己视为眼中钉想要将其打落的家伙,在神上的力量面前还能够这么轻松?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泰拉世界見聞錄 起點-第四百二十章推薦
这不可能。
火熱都市异能 泰拉世界見聞錄討論-第四百二十章熱推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原本以为你只是会趁着这一次的袭击有阴谋来针对我,但没有想到,你居然会疯狂到这个地步。雪神,不会容忍下你这样的叛逆者。”银灰握住自己的手杖缓缓用力,寒芒从手杖之中映出,差点闪瞎了伟利的眼睛。
那手杖之中的,是一柄细剑,单单看上去和普通的剑并没有什么区别,但伟利只是看了一眼,却感觉自己的双眼好像是被剑芒给刺伤了一般,剧烈的痛感让他迅速挪开了视线。
“不可能,我的计划,我的计划不可能失败……我会成为谢拉格的王,奥莱塔萨是我的,雪境是……我~的~”伟利像是失心疯了一般开始念叨着,在话语到了最后的时候,伟利的声音就好像失真了一般,宛如破旧的磁带。只是他神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突然拔高了许多。
“谢~拉~格~最~强的人,就是你吗?”“伟利”扭了扭脖子,又张开五指抓了抓,似乎是在适应着这具躯体。银灰再次后退了半步,身上的气势虽然不减,但是和伟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相比,感觉还是少了些什么。
“实力的凡人之中还算不错,可惜,你将要面对的,是你无法理解的力量。”“伟利”对着银灰伸出了右手,动作并不算快。银灰下意识地拔剑对着“伟利”劈下,银白的剑气匹练在房间中扩散,将墙壁上的纹路都隔开了一道道细小的口子。但随着“伟利”的右手对准了银灰,后者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一样,被提到了半空中,然后随着“伟利”的动作被狠狠甩在了墙上。
“孱弱的躯体。”“伟利”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刚才那一动作,伟利的手臂上崩出了数道伤口,暗绿色的血液从伤口里面流了出来。
哪怕是克总这样的存在,所借用的躯体的血液一旦流逝干净,那么克总也没有办法继续借助躯体在泰拉世界上搞事。这并不是因为克总的实力不够,而是虚空与泰拉世界之间那空间之间的阻隔,让克总的力量影响,降低到了一个极其低微的地步。
“解决掉你好了。至少在这具躯体还能够活动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