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魚怪獸很努力
小說推薦鹹魚怪獸很努力咸鱼怪兽很努力
‘卧槽!’
这一瞬间,身体比大脑更快做出反应,双腿用力向旁边跳跃,眼中缓慢的世界恢复正常。
“轰!”
一条粗壮的鞭子落下,在地面抽出沟壑,溅起碎石砸到向闲鱼身上,让他疼的直咧嘴。
但这种时候哪还有空喊痛,捂住右臂被碎石划开的伤口,继续向前跑。
‘不行!这样肯定会死的!’
和怪兽比体力,向闲鱼没有那么傻,累死他也肯定甩不掉对方。
他只能拼尽全力躲避鞭子,幸好古敦的习性是用鞭子捕获猎物,而不是用脚,不然向闲鱼真的躲不过来了。
用鞭子抽打时,会有个明显的后摆动作,这样就会有个短暂的空窗期,以便他来进行走位躲避。
‘附近应该是有那个的,在哪里啊!’
向闲鱼眼珠乱转,快速搜寻下水道的入口,这是唯二能逃脱的办法,另一个办法就是那群咸蛋挂壁赶紧出来救命啊!
你们是有拖延症吗!怪兽都出来十几分钟了!还不来消灭!防卫队呢!战机呢!都死哪去了!
‘在那里!’
左前面道路中央的下水道入口出现向闲鱼眼中,他连忙转向跑过去,顺便挪移身位避开鞭子。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怪兽的攻击方式这么熟悉,而且大脑给出了极其精准的指令,身体也是以不正常的反应速度执行了。
不然他早被鞭子抽成肉酱了,他一个人拯救了起码几百人啊!
向闲鱼低身一个滑铲冲向下水道入口,他瘦小的身体从入口直接掉下去,在墙壁上用脚一撑缓解冲击力,眼疾手快抓住了爬梯后向下爬。
上方洞口一黑,随着震动,大量尘土洒落,弄得他灰头土脸,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终于安全了!
“妈呀……”
到底后向闲鱼直接靠着墙壁瘫坐在地面,好刺激!
但他不想来第二遍了,要不是身体莫名变得这么灵敏,他连鞭子都躲不过。
虽然他身体素质远超同龄人,可刚才那么远的距离蹦跑加躲避现在居然连大气都不喘,完全不累。
这也太奇怪了。
向闲鱼接着想到手臂的伤口还没处理,可别发炎了。
他抬起右臂,还没等动手处理,就呆住了。
伤口,没了?
不可能啊!明明刚才还血流不止的……伤口边上的血迹都还在,怎么伤口没了?
用左手反复摸索后,他确定了,伤口真没了。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从吃饭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
向闲鱼双手抓着头,从吃饭时开始回想。
红薯没问题,然后就是他和老爷子的对话,这个也没问题……等会!对话!
他皱紧眉头回忆对话内容,他说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这些可都是超时代的用语。
但是老爷子却说,让他努力,这就表面他能听懂,可问题就在这里,老爷子连字都不识几个,会一点点算数还是因为卖废品怕被坑,特意去学的,但也就只会一百以内的算法。
这种情况下,他居然可以听懂自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向闲鱼大脑现在高速运转,想通这个问题后,仿佛脑海里的一层迷雾消失了,露出遮掩的东西。
‘还有栅栏,我没记错的话,家里栅栏门明明是木质的,什么时候换成金属了?’
就他们家那穷酸样,就算小偷进来最后都得含泪离开,因为除了柜子上的相框,真的没啥可偷。
家具全是破破烂烂的,桌椅板凳都是纯手工拼凑的,最值钱的大概就是大衣柜了,可惜侧面有个十多厘米的破洞,用布条封上。
有金属也会被卖掉换钱了,怎么可能还拿去制作栅栏门,况且那种精细做工要花费的钱,爷孙俩也不舍的啊。
等待好一会儿,外面没动静了,向闲鱼才爬上去张望,静悄悄的,怪兽已经走了。
他赶紧爬出去,找到自己的藤篮和老爷子的推车,往家的方向走去。
他要去弄清楚,这些异常的事,还有失联的雷德王,以及自己身体的变化。
头顶上方的天空中战机飞过,居然没坠机,看来是怪兽撤退了。
这个时代的科技还不够给力,怪兽可以打跑,但是想击杀就比较难了。
除非不顾民众的死活动用破坏力超大的武器,但那样的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向闲鱼一只脚踩在推车上,另一只踩着地面加速,街道上行人都没有,估计都躲在家里了。
他直接回到家中,栅栏门还是锁着的,不过没关系,这个门吧,属于那种防君子不防小人的,翻过去就行了。
翻过栅栏门,他鞋子也不脱直接跑进屋内,拿起劈柴用的柴刀,用清水冲洗后,放在手臂上。
锋利的刀刃贴着皮肤,冰凉的触感让他汗毛倒立,向闲鱼面无表情地握住柴刀柄拉动。
手臂立即被刀刃割破,鲜血顺着手臂滑落,滴在榻榻米上,向闲鱼握着柴刀的右手垂下,双目紧盯伤口。
伤口没有复原,鲜血还在流淌,可他却不管这些,只是沉默观看。
过了会,血液已经把他脚下的榻榻米染红一大片,向闲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接着他握住柴刀,左手留着血,来到储物室打开门走进去,在杂物堆里翻找起来。
半分钟后,一套黑色负重甲被出现在他眼中。
向闲鱼沉默地伸手在负重甲上抚摸,金属只有冰冷的温度,这时外面传来喊声。
他站起来拿着柴刀走到屋外,见到有个中年人正在栅栏门外。
看到只有向闲鱼出来,中年人吓得脸色发白,惊慌地询问:“小鱼你怎么了!?难道劈柴的时候误伤了?赶紧过来!我送你去医院!”
这个中年人叫什么名字,向闲鱼不知道,他只是记得这个长相。
他一言不发地走过去拉开栅栏门,在中年人蹲下来检查他伤口时,向闲鱼眼中凶光闪过,突然举起柴刀用尽全力砍在中年人的脖颈上。
“噗嗤!”
血花四溅,沾染在他的脸上,中年人这时猛地推开他,捂着脖颈双目瞪圆,张开嘴却有血沫吐出,倒在地上片刻就没声息了。
“啊啊啊!!”
这时,一名路过的妇女看到这副场景,捂着嘴尖叫连连。
向闲鱼微俯下身,双腿肌肉绷紧,如同猎豹一般冲刺过去,妇女见状刚转身想跑,脖颈上就多出了一把柴刀,没入半个脖子。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接下来仿佛连锁反应,不断有尖叫声响起,那些邻居都走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被尖叫声吸引。
向闲鱼踩着尸体,一把拔出柴刀,冷漠的眼睛看向那些尖叫的邻居。
这时,身后响起脚步声,哆哆嗦嗦带着疑问的声音传来。
“小……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