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神意威慑,规则镇压,以自身真元为引,牵动天地伟力显化异象,仿若乾坤变化,尽在这一掌之中。
这便是灵寂大修士之威!
而且,普殊与珈蓝佛尊佛意相融,又有广绣这位大德高僧的佛意承上启下,几乎弥补了普殊的所有短板。
再加上珈蓝舍利的澎湃佛元为后盾,即便没有直接突破中期灵寂,也是相去不远。
“吭!”
陆川闷哼一声,眸中魂火狂闪,面露惊色,也没有料到,普殊竟会这么快醒转。
确切的说,是那珈蓝舍利的佛意灌顶,觉醒了普殊前世宿慧,冲击之下,直接便踏上了灵寂之路。
最重要的是,珈蓝舍利中的佛元,乃是其前世所留,与神魂近乎同出一源,很容易便能与之相融,并且没有丝毫滞涩。
如此一来,普殊就是一个实打实,没有任何弱点的老牌初期灵寂大修士。
比之佛前佛后难的三心菩萨,也不遑多让。
难怪,这位一直盯着普殊,却没有得手,原来是早就察觉到了异常。
甚至于,等普殊炼化了佛元,容纳了所有佛意,也不需要闭关太长时间,怕是就能轻松突破中期灵寂。
毕竟,珈蓝佛尊可是圣中至尊,只差半步,便可迈入洞天的绝顶强者。
当然了,得到乾阳剑君传承的三心菩萨也不差,这位本身天赋便极为不凡,只要吸收了其中的传承,化作自身资粮,突破也并非难事。
但现在的普殊,所展露的实力,或许不及三心菩萨,可力量波动却更显浩瀚宏达,几有顷天之威!
一掌之下,陆川心神摇曳,隐隐刺痛的同时,强撑着施展脚下方寸和道影逆轮,并且将诸法不加身催动到极致。
嗡!
刹那间,陆川身形虚实相间,变化不定,仿若一步迈入了层层空间,并且现出了重重残影。
噗嗤!
但就在此时,遮天佛掌落下,看似元气组成,并非实质的手掌,竟是瞬间抹去了大半残影,趋势不减的向陆川本身所在按落。
“不好!”
陆川眸中魂火微凝,想也不想单掌一翻,已是一记南天门拍了上去。
嗡!
须臾之间,浩瀚无垠,古拙盎然的白玉石门,在这边蔽日的巨掌之下若隐若现,透着难以言说,仿若磐石般,亘古不移的超凡武意。
轰咔!
几乎在同时,巨掌按落,那看似坚若磐石的白玉石门,竟是巨震不休,顷刻出现了道道裂缝,似随时都会崩散。
“坑!”
陆川再次闷哼一声,七窍中隐现血雾般的雾气,身形陡然一僵的刹那,却是身化流光,须臾脱离了巨震的覆盖范围。
轰!
巨掌按落,方圆数里天地巨震,赫然出现了一个百丈大小,足有数丈深,纹理清晰可见的巨大掌印。
尤其可怖的是,其上隐隐闪动的能量波动,在一股特殊的规则之力加持之下,更显暴烈无双的破坏之意,似有毁天灭地之能。
“好强的掌力,这珈蓝佛尊参悟的是什么规则之力,竟然如此强大?”
陆川面色冷峻,死死盯着好似随意拍蚊子般的普殊,心中却是纳闷不已。
虽然佛门弟子也不可能都修炼那些属性温润的规则之力,可珈蓝佛尊在传闻中的记载,却是一尊极为祥和,普度众生的得道高僧。
按理说,普殊哪怕是其转世,觉醒宿慧之后,也该继承其规则之力才对,可偏偏如此暴烈,极具侵略性,绝非传闻中珈蓝佛尊所修。
但此时此刻,已然容不得陆川多想。
“好胆!”
普殊目中佛光滔天,背后宝轮迎风而涨,映照九霄,使得普殊如神似佛,却又透着诡异的暴烈之气,有如魔神盖世。
“哼!”
陆川冷哼一声,竟是不退反进,迈步上前,右手向后一抹,咔咔细碎机括作响中,仿若铁叶摩擦,一柄丈二神锋凭空而现。
这是第一次,陆川在此间,动用了在下界之时,龙吟刀的完全形态。
并且,是以最基础的拖刀术施展开来!
“死!”
低喝声中,陆川拔刀在手,一跃数丈,瞬间来到普殊面前,兜头便是一刀斩落。
嗡!
刚猛霸烈,悍勇无双的刀意,在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更有一股一往无前的恐怖气息,使得天地微黯,似日月双分之意。
斩天阙!
人力有穷时,神意无穷,以自身无双意志,现开天之志!
“万佛朝宗!”
普殊面色微变,隐有金色毫光涌现,却是不闪不避,双掌蓦然合十,仿若洪钟大吕般的拍击声中,赫然将那足以分开日月的无形刀光夹住,不得寸进。
但在无形之中,好似有无数只手,重重叠叠,在一瞬间,夹住了刀光,好似有不知多少人,在相助普殊一般。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第六百二十八章 敗退讀書
这一刻,普殊就是万家生佛,心之所向,天意所钟,滔天伟力加诸一身,自然而然破去了这无双一刀。
“这……”
陆川眸光微凝,瞳孔之中,倒映着一双瞬间开阖,无限放大的金色巨掌,好似横跨了虚空,无视了时间,须臾拍击而来。
原来,普殊双掌破去斩天阙一刀的刹那,已是须臾开阖双掌,以遮天之势,拍击陆川胸前。
双掌按落,方圆百里云雾缭绕,似乎瞬间抽空了所有的天地元气,汇聚于掌心之中,化作无双囚笼,死死封住了陆川前后左右,无法避让。
“哼!”
陆川闷哼一声,撒开了神锋刀柄,双拳紧握,双臂交叠于胸前,脚下微微一错,不丁不八站立,心念动间,《山字经》浑然一体运转。
嗡!
须臾之间,暗金色流光隐现,仿若神妙符文流转,笼罩周身,隐现一座虚实相间的神峰,傲立于惊涛骇浪之中。
轰!
几乎在同时,双掌按落,天地俱震,神峰嗡然震颤,流光符文滞涩刹那,却依旧艰难流转不休,死死顶住了无垠掌力的冲击。
咔咔!
但肉眼可见的是,陆川已然维持不住人形,现出的真身不化骨,赫然出现了道道细密的裂纹。
普殊一掌,赫然损及了陆川的本体,甚至震伤了其神魂。
其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臣服,否则死!”
普殊冷漠低喝,威严如神魔不可一世,双掌压的陆川浑身咔咔作响,《山字经》所化神峰嗡然震颤不休,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但陆川并未失去战力,反而死死撑住,背脊之上浮现出道道金蓝色光泽,雷之规则涌现,混杂在自身元气之中,使得其气势一涨再涨。
轰!
刹那间,暴烈无双之意冲霄而起,更伴随着无双杀伐之意。
在陆川背后的暗影之中,亿万冤魂煞气如浪涛滚滚,仿若追随君主征伐天地。
“想让我低头,除非你跪下!”
陆川昂然而立,双臂一展一圈,三尺神峰凭空而现,哗啦一声凝出真形,双目之中混光滔天,竟有如实质般,透过了神峰遮掩,须臾出现在普殊面前。
“大胆!”
普殊威压沉喝,双目却是下意识一凝。
铿锵!
刹那间,金铁铮鸣之声大作,其眉心处火星迸溅,金色毫光漫溢,赫然出现了一抹血光,使得其头颅向后微仰,如遭重击。
“原来,佛也会流血!”
陆川冷冷一晒,猛的踏前一步,震开了那遮天双掌,再次扬刀而起,在亿万冤魂煞气掩映之下,身形仿若扭曲的魔神,带起阵阵鬼哭狼嚎。
“阿鼻!”
仿若宣誓昭告天下,带着一往无前之势,陆川已是飞身来到普殊面前,那黯淡无光的刀锋,却好似亘古凶物张开了血盆大口。
刹那间,佛光暗淡,日月无光,似乎连天地都为之失色,神魔都要被其吞没。
“佛国普渡!”
面对这足以重创,乃至斩杀灵寂大修士的一刀,普殊终于为之变色,双手凌空画圈,虽是佛敌,掌下却是飞天佛舞,婆娑梵唱,万佛诵经,金莲洞开。
呜呜呜!
阿鼻地狱一刀,没入其中,鬼影重重,魔神肆虐,与一派祥和的佛国禅影,竟是互相抵消,渐至归于平静。
嗤!
但在最后一刻,即将黯灭的刀光,却自普殊额头一掠而过,划出了一道数寸血痕。
“大胆孽障!”
普殊勃然大怒,背后宝光佛光须臾变化,竟扭曲如龙蛇一般,裹挟着无垠毁灭之意,噬咬向陆川。
“哼!”
陆川眸光微凝,想也不想的一拳砸出,借势爆退的同时,身后出现了一道银蓝色漩涡,须臾没入其中不见。
“哪里走!”
普殊岂肯干休,猛的冲上前,就待追入其中。
“不要追了!”
就在此时,一道冷喝传来,却见一道人影凭空而现,赫然是与陆川刚刚做完交易的三心菩萨!
“小辈儿,你要教本尊做事?”
普殊豁然转身,威压而上。
“佛尊,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何必跟一个无关紧要之人置气?”
三心菩萨却没有动怒,反而异常平静道。
“哼,此子身上有一件洞天灵宝,与本圣有缘!”
普殊淡漠道。
三心菩萨眼角微不可查的一抽,皮笑肉不笑道:“那件宝物有破空之能,极难对付。
不如等佛尊修为恢复,再做计较,如何?”
“也罢!”
普殊略一沉吟,深深看了三心菩萨一眼,淡漠道,“带路吧!”
“佛尊请!”
三心菩萨微微欠身,以示尊敬,两人结伴而行,眨眼消失在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