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不败天王
“你只要知道,这视频的重要性就行。”
林轩拿过手机,敲打道:“这视频,我做了好多个备份,你不用打着销毁证据的主意。”
听了这些话,林琪的俏脸黑的不行,咬牙切齿的忿忿说道:“你想干什么?”
林轩纠正道:“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你想要干什么。以你们海外林家的实力,只要给你爹足够的时间,肯定能查到你头上。等他查出来,你连亲弟弟都杀,你觉得你还会有活路?”
林琪面色骤然惨白,比旁边的雪白墙壁还要白一些。
她曼妙的身子,此刻一点都不性感,只瑟瑟发抖。
显然,她的狂妄倨傲,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什么都不是。
仔细的思索着林轩的话中之意,林琪的脸色惨白到了极致。
“你想让我杀死我父亲?”
“除了这样,你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
林轩挑眉,“只要林琮一死,整个海外林家不就都是你的了吗?”
林琪摇头,抿着嘴唇坚持道:“我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不会?我今晚会把视频发给林琮。”林轩淡淡说道。
晚上林琮就会收到视频?
林琪瞳孔顿时放大,道:“你是想让我当你的傀儡?你以为你靠着这个视频,就能控制我吗?”
“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林轩笑了笑说道,把之前林琪的话,还了回去。
说完,林轩就走了,而林琪的指甲,也狠狠地陷进了掌心的肉里。
良久,林琪拨通了上官鼎的电话,冷声道:“你去帮我弄来一些毒药,要无色无味,立即暴毙的。”
上官鼎在电话那头一哆嗦:“小……小姐,您要干什么?”
林琪没回答他的话,只吩咐着:“今晚,我要你把这东西,添到我父亲最爱吃的菜里。”
上官鼎身子一颤,林琪疯了,她简直是疯了!
没等他拒绝,就听到电话那头道:“你跟我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要是想活,就听我的。”
听到林琪的话,上官鼎沉默了。
林琮作为林家的家主,不仅手段狠辣,其身旁更是时刻有宗师级供奉林空守候。
要是被林空知道了他想害死林琮,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想到这里,上官鼎直接摇头:“小姐,家主身边有林空,我根本就不是林空的对手。而且,以家主的严谨,他是绝对不会让我有这个机会的。”
林琪脸色一沉:“我知道,具体行动,将有我这个亲生女儿来办。你的任务只是把药下到厨房的菜里就行。”
这么危险的事,林琪必须要找个人给她分担责任。
上官鼎既然跟她绑在了一起,那就别想分开。
听了林琪的话,上官鼎也明白,他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林琪是不会让他置身事外的。
想到此,上官鼎无奈道:“好,我今晚会把药下到老爷最爱吃的佛跳墙里。”
“你不要太害怕,富贵险中求,只要我成了林家的家主,好处少不了你的。”林琪许诺道。
上官鼎沉闷的应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
绿岛酒店总统套房内。
“空叔,你有没有感觉到,琪儿这几天有些异样?”林琮道。
林空思索一番,如实道:“这两天小姐有些心事不宁,我怀疑,少爷的失踪,跟小姐有关。”
林琪对林琨的态度,对林家家主之位的觊觎,林家人除了林琨全都看在眼里。如果说林琨死亡谁得利最多,那绝对是林琪。
听到这个回答,林琮深深地叹了口气,他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可能,只是不愿意去相信而已。于是道:“你继续去调查琨儿的下落,琨儿和琪儿都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
“少爷,我们不得不考虑最坏的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您就要小心了。”林空淡淡提醒道。
林琪眼神一厉,寒声道:“空叔,你这话什么意思?”
“少爷,最坏的结果,是小姐杀了小少爷,而小姐也知道,以我的能力,最后必定会查出结果。”
说到这儿,林空顿了顿,继续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小姐现在可能就没有退路了,如果她想当上家主,那只能……”
后面的话,林空没说出来,但林琮却已经猜到了。
林琮阴沉着脸,道:“这几天,空叔你严加监控林琪,如果她真的敢对我下手,即使她是我的女儿,我也不会放过她的。”
“是。”
林空临走前,林琮又补充道:“对了,上官鼎这几天跟林琪走的很近,你留意一下上官鼎。”
“是。”
上官鼎寻好无色无味剧毒化学品后,趁米其林大厨不注意,把毒药偷偷下入了炖着的佛跳墙里。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不敗天王 起點-第六百六十章 殺死他,或者你死展示
毒药无色无味,很快就与佛跳墙融为了一体。看着眼前香气扑鼻的佛跳墙,上官鼎神色一暗。
以那毒药的毒性,这佛跳墙只需吃一口,就立刻暴毙。
待上官鼎离开后,林空偷偷回到了林琮处。
林琮一拍桌子,怒声道:“上官鼎绝不可能有胆子做这样的事。看来,琨儿已经被上官鼎跟林琪给害了。”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不敗天王 起點-第六百六十章 殺死他,或者你死相伴
“少爷,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我现在去杀了小姐?”
林空不带丝毫感情道,在他眼里,林琨林琪什么都不是,只有林琮才是他要保护的人。
从林琮少年时候起,他就跟着林琮,四十年了。
从一个普通武者,到宗师大家。
而少爷,也变成了家主老爷。
但是他还是习惯称呼林琮为少爷。
林琮的拳头紧了又松开,最终,闭上眼睛,道:“罢了,林琪毕竟是我的亲生女儿,现在她毕竟还没有做出实质性的事。我再给她一个机会,如果她依旧执迷不悟,我再处理她。”
当晚,豪华的餐桌上,林琪一改几日的异常,镇定地指挥着下人布菜。
当林琮看到放在他面前的佛跳墙后,林琮眼里闪过一丝冷意。他转向林琪,指着佛跳墙道:“佛跳墙,是你亲自安排的?”
林琪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她娇笑道:“对呀,爸,您不是最爱吃佛跳墙了吗,这是我特意让他们做的。”
说着,林琪还亲自夹起一筷子,放到了林琮的餐碟里,道:“爸,这佛跳墙可是整整炖了12个小时呢,您快尝尝。”
林琮冷冷地看了一眼冒着热气的佛跳墙,道:“既然是你特意安排名厨定做的,那肯定很好吃吧?”
“那当然了,爸,这佛跳墙可是女儿的一片孝心,您快点儿尝尝吧。”
说着,林琪又盛出一碗来,对站在一旁的林空道,“空爷爷,您保护爸爸多年,真是辛苦你了,你也来尝尝吧。”
林琪端着菜的手刚要给林空递过去,就被林琮给拦住了。
林琪转头,就看到了林琮冰冷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