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这就是自己老爸的阴谋?
稻草人看着面板中显示的2000点生命值,以及手卡中的两张卡,陷入了沉思。
King,是想通过消耗自己的资源从自己这里夺走胜利吗?
“那个……”
面前的人忽然开口打断了稻草人的沉思。
焚魂者挠着头,一脸紧张的小心翼翼问道,“您是真心想要毁灭这个世界吗?认真的?”
车轮战的第二位,在自己打败了艾玛之后,面对的就是这家伙。
当一脸懵逼的焚魂者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他还茫然的愣了几秒钟,但是很快他就想起了自己来这边的任务,对着稻草人问出了这个自己认为最重要的问题。
“不是。”
“啊……”焚魂者松了口气,“那就好,一切都是误会啊……”
“但是我是抱着毁灭世界的觉悟出现在这里的。”
稻草人的下一句话差点让焚魂者将放回去的心蹦了出来。
别这样好吗!?大家安安稳稳的和谐共处不好吗?为什么人类偏偏要互相伤害呢?
“现在是决斗,看看你的身后,”稻草人指了指焚魂者的后方,“倒计时还开着,如果你再不抽出五张卡,那么就算你弃权了。”
弃权?
焚魂者抬起头,倒计时的数字只剩下了三秒。
稻草人那家伙!!偏偏到这个时候才提醒自己还有倒计时这一回事!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暴虐之蛇-Turn263.陰謀、陷阱與DNE動了分享
不!我不能弃权!不灵梦还需要King和SOL公司的力量去解开不灵梦的debuff,所以他绝对不能在这里停下。
抱怨归抱怨,现实还是要面对的,想到这里,焚魂者连忙抽出五张手卡,倒计时的数字卡在最后一秒,戛然而止。
幸好……
稻草人在心中想道,自己并没有自傲到以为一只龙魔导就能打败艾玛,所以一直都是稳到全怪铺场的自己,还留下很多发挥的空白。
“抱歉了,稻草人先生,您是一位很强大而且也曾与汉诺骑士战斗过的决斗者,所以这场决斗我还是要认真一点!”
“嗯,我给你这个机会。”
一边说着,稻草人一边看向了回合的指针,在艾玛的决斗结束后,回合的指针竟然指向了后出现的焚魂者。
也就是说……
现在是焚魂者的回合!
啧……是这么一回事吗?
只要自己的攻击结束对手的生命,那么自己的回合就自动结束,然后是对手的回合!
这个车轮战,真是严格啊!
不过想想看也是,如果这是自己的回合,那么车轮战现在轮换到的应该是自己的战斗阶段,在对手场上什么都没剩下的现在,恐怕焚魂者会被瞬杀的吧?
“现在是你的回合了。”
“啊?哦!”焚魂者连忙点点头,“那么,我的回合!抽卡!”
六张手卡,在这种情况下对付场上只有四只怪兽的自己,有点欺负老实孩子了。
焚魂者从卡组中抽出一张卡,“通常召唤【转生炎兽·狐狸】!”
一只尾巴在喷射着火焰的灰色狐狸落到了场地上,“随后【转生炎兽·狐狸】的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成功的场合,从卡组上方翻开三张卡,将那其中的一张【转生炎兽】卡加入手卡!”
“这个瞬间,【超魔导龙骑士-真红眼龙骑士】的效果发动!”稻草人下达了发动效果的命令,“对手的怪兽、魔法、陷阱卡效果发动时,丢弃一张手卡让那个发动无效并且将其破坏,那之后超魔导龙骑士的攻击力上升1000点!”
一只喷气机一样的怪兽逐渐沉入墓地中,随后,超魔导龙骑士对准狐狸张开手,空间顿时如同老旧的黑色相片一样褪去了颜色,随后狐狸的方向,那片空间像是玻璃一样破碎。
【超魔导龙骑士-真红眼龙骑士atk:4000→5000】
“啧!竟然有那种强大的效果吗?不过没关系!这个瞬间!手卡中的【转生炎兽·羚羊】的效果发动!当场上的【转生炎兽】怪兽被送去墓地的场合,手卡中的这张卡可以特殊召唤!”
焚魂者将一张卡拍在了决斗盘上,“来吧!【转生炎兽·羚羊】!”
脊椎一直到尾部都在喷射着火焰,红色的羚羊落到了焚魂者的场地上。
“接着发动【转生炎兽·羚羊】的效果!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将一张转生炎兽卡送去墓地!我将卡组中的【转生炎兽的咆哮】送去墓地!”
“发动手卡中【转生炎兽·犰狳蜥】,以场上一只转生炎兽怪兽为对象,这张卡丢弃,让那只怪兽的攻击力直到回合结束时上升500点!”
一张卡片的形象缓缓的从漆黑的通道中沉没,随后更炽热的火焰自转生炎兽羚羊的体内喷涌而出。
【转生炎兽·羚羊atk:1500→2000】
“接着发动墓地中【转生炎兽·犰狳蜥】的效果!这张卡在墓地存在,场上存在【转生炎兽·犰狳蜥】以外的【转生炎兽】怪兽的场合,这张卡从墓地中特殊召唤!出来吧!【转生炎兽·犰狳蜥】!”
全身如同包裹在火焰中,狰狞的鳞片带着炽化的颜色的蜥蜴落到了焚魂者的场地上。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只不过发动这个效果之后,这张卡从场上离开的场合会被除外,不过我是不会让它以卡片的形式离开的!”
“我将场上LV3的【转生炎兽犰狳蜥】与LV3的【转生炎兽羚羊】叠放!以两只怪兽构筑超量网络!”
召唤的大门在天空中张开,超量的漩涡在门内闪耀着。
紧接着,转生炎兽犰狳蜥与羚羊化作两道光芒飞快的窜向天空。
光芒被拉成了两条相互纠缠却保持距离的弦,自门内一只延伸到漩涡中心,随后漩涡猛然炸裂。
长着火焰翅膀和鬃毛尾巴的黑色火焰天马,挥动着马蹄,发出一声长嘶,自炸裂的漩涡中心飞来。
在它的身后,缠绕的超量素材光点拖着长长的尾巴,编织成无限的标志,在身后闪耀着。
“【转生炎兽·蜃景雄马】!”焚魂者挥下手,“蜃景雄马的效果发动!通过去除一个超量素材,从卡组将一只转生炎兽怪兽从卡组特殊召唤!”
一枚超量素材光点落入了蜃景雄马的胸口,随后蜃景雄马张开了背后的双翼,火焰在汹涌的奔腾着。
“去除【转生炎兽·蜃景雄马】的一个超量素材,从卡组将一只转生炎兽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出来吧!【转生炎兽·灯火美洲豹】!”
一只背后的脊椎同样喷涌着一整排火焰的美洲豹落到了焚魂者的场地上。
“接着打开吧!逆转未来的回路!”
回路的大门在天空中打开,“召唤条件为【转生炎兽】怪兽两只!我将场上的【转生炎兽·蜃景雄马】与【转生炎兽·灯火美洲豹】设定连接标记!”
喷射着火焰的美洲豹与天马化作火红的光柱飞上了天空,击中了天空中上下两个连接箭头。
“回路联合!Link召唤!出来吧!Link2!”网络的潮汐在堆叠着,高密度的数据获得了身体,化作一头全身包裹在火焰中的怪兽。
缠绕在胸前的火焰,头顶长着一颗神似的狼首,从天空中落下,来到了焚魂者的左侧连接区域。
“【转生炎兽·日光狼】!”
“这个瞬间!被当做超量素材送去墓地中的【转生炎兽·蜃景雄马】的效果发动!超量召唤的这张卡被【转生炎兽】怪兽作为超量素材送去墓地的场合,以场上一只怪兽为对象,让那只怪兽返回持有者手卡!”
焚魂者指着稻草人场上的攻击力高达5000的怪兽,说道:“我选择你场上的……那个名字特别长的怪兽!”
“不行哦。”稻草人淡定的说道。
“嗯?”
“【超魔导龙骑士-真红眼龙骑士】不会成为效果的对象。”你不会看效果的吗?
腹黑的稻草人甚至没有好心提醒他,超魔导还有着另外一个抗性。
“什么!?”听到这个效果,焚魂者明显吃了一惊,但是随后他就定下了心神,“那么我发动【蜃景雄马】的效果!将你场上攻击力第二高的【宵星之机神·丁吉尔苏】返回手卡!”
这一次焚魂者大方的说出了名字。
“但是因为【宵星之机神·丁吉尔苏】是额外卡组的怪兽,因此不会回到手卡而是返回额外卡组!”
天马的身影出现在稻草人面前,背后火焰的双翼吹起无尽的炎之风暴,将【宵星之机神丁吉尔苏】包裹。
在温驯的火焰笼罩下,丁吉尔苏化作了一道光,回到了稻草人的手中。
“真有趣……”稻草人说道。
他忽然间想到,焚魂者在不灵梦消失之后,独自决斗这是第一次吧,这些是他能想出来的连锁吗?
“这样省下手卡的连锁是你能想出来的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焚魂者明显没有用心去思考这个问题,大大方方的说道。
“那算了。”稻草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有理解稻草人的意思,焚魂者耸了耸肩,“接着再度发动墓地中【转生炎兽·灯火美洲豹】的效果!自己场上存在转生炎兽连接怪兽,以【转生炎兽·灯火美洲豹】以外一只【转生炎兽】怪兽为对象,那只怪兽返回卡组,这张卡从墓地中朝着连接端特殊召唤!”
“我将墓地中的【蜃景雄马】返回额外卡组,将【转生炎兽·灯火美洲豹】在【日光狼】的下方连接端特殊召唤!”
一张卡片幻化出流光,落入了焚魂者的额外卡组中。
“出来吧!灯火美洲豹!”
脊椎喷射着火焰的美洲豹再度回到了焚魂者的场地上。
“接着发动【转生炎兽·日光狼】的效果!这张卡的连接端有怪兽特殊召唤时,从墓地中将一只炎属性怪兽加入手卡!我将墓地中的【转生炎兽·羚羊】加入手卡!”
“接着再度打开吧!逆转未来的回路!”回路的大门在天空中打开,转生炎兽灯火美洲豹化作一道火焰的流光,点中了连接大门上的下箭头。
“召唤条件为四星以下的电子界族怪兽一只!回路联合!Link召唤!出来吧!Link1!”
数据的光芒堆叠着,一只身体如同坐在滚筒中的猫科动物,拖着燃烧火焰的尾巴,落到了日光狼的下方连接端。
“【转生炎兽·烽火猞猁】!”
“烽火猞猁的效果发动!这张卡从连接召唤成功的场合,从卡组将一张【转生炎兽的圣域】加入手卡!”接过从卡组弹出的卡,焚魂者再度下达了命令。
“接着我将场上的【烽火猞猁】与【日光狼】设定连接标记!以两只炎属性怪兽作为连接素材!”
烽火猞猁与日光狼同时化作火焰的流光窜上了天空,点亮了回路大门上的上下两个标记。
“转生link召唤!出来吧!Link2!【转生炎兽·日光狼】!”
如同凤凰磐涅一般的火焰猛地自回路大门中喷出,如同太阳一般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