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下午六点,工业新区的仓库内,架起了火锅,锅里的羊肉翻滚冒着热腾腾的雾气,整个仓库里头都弥漫着一股羊肉的鲜味。
曾锐易达和叶磊以及小虎坐在四方桌上,随意的下筷吃肉。
而右手已经完成了包扎的福超,被叶磊带来的两名壮汉死死地摁在地上。
咀嚼完嘴里的羊肉,曾锐放下筷子扭头看向福超问道:“吃着光年的,拿着光年的,完了还要卖光年,你怎么想的啊?”
“哥,这件事儿我就是鬼迷了心窍,我是什么人,你了解的啊!”跪在地上的福超抻着脖子就辩解起来。
曾锐点了根烟,将手撑在桌上道:“咱俩在里头认识的,说实话昂,当时你给我伺候的挺舒服的。照理说,你想跟我混,我光年集团称不上家大业大,但你就是块烂泥巴,我也能给你一口饭吃,是这个理不?”
“……”
福超眨巴眨巴眼睛,也没接话。
“后来发现,你这人确实也挺机灵的,会干活儿也舍得吃苦,刚好志阳那边少个人和他搭班子,你瞬间就被提上来了,日子很快就过得好了。我很好奇的是,你说就光年给你的这些东西,哪点让你不满意了,还让你去做这个鬼啊?”
问完问题的曾锐,目光炯炯地看着福超,等待着他的回答。
福超苦苦哀求道:“哥,我从一开始就是被袁承安排到和您一个监室的,而且我在光年除了这一把子事儿外,从来没动过坏心思,这也是走投无路了,袁承说我要是不把夏天宇的位置告诉他,他就会把我是内鬼的事儿告诉您。伍哥,我也是真的没法子啊……”
“呵呵!”曾锐冷笑了两声:“你轻而易举获得了常人没有的财富,可偏偏不知足,今天我还在和达哥说,如果你不是鬼,我们会适当对你进行补偿,结果,你还真是替我省钱啊!”
“哥!我都是被逼无奈!您再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好好表现,再无二心啊!”
曾锐并没有再接福超的话,而是闭上了双眼。
从在监室里开始,曾锐就打心眼里欣赏福超这个孩子,后者有股子机灵劲,脏活累活也抢着干。
在上下级出现断层,青黄不接的情况下,福超加入了光年集团。
由于福超曾经给曾锐伺候过监的关系,大家几乎都是下意识地对其资源倾倒,无论是易达还是小虎,包括老赵都可以说是对他仁至义尽了。
可最后的结果,对方竟然是叛徒。
在监室里给自己打热水洗脚,出来了给自己开车挡枪,到了环城公路的项目没人没夜的干活,从不抱怨,处处为公司着想,可结果却不尽人意。
“唉!”
再次睁开双眼的曾锐,一声幽幽长叹,举起了桌上装好了消音-器的大口径沙-鹰,扣动了扳机。
“亢!”
一声枪响宛若闷雷,在仓库内不断回荡,眉心中弹的福超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结束了他短暂的生命。
“啪!”
把沙-鹰往桌上一拍,曾锐拿起筷子喊道:“吃饭!”
羊肉的鲜香中多了一丝血腥味,福超的尸体被那两名壮汉拖出了仓库,就地掩埋,拖行的过程中,地上留下了两道长长的血痕。
晚上九点半,已经完工的工业新区项目,由于正式启用时间未定,所以除了光年集团所在的这个大型仓库外,鲜有人烟,往外看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唯有连接着三个厂房的大仓库内,灯火通明。
老赵老金留在城外负责工地承建的工作,现场领头的就只有曾锐易达和叶磊,由于今天事情的特殊性,一个朋友都没有叫。
能在现场的,要么是叶磊这些年手下的嫡系人马,要是就是南峰山上的战士,归根到底,对于今晚的行动,光年集团这边总共来了还不到三十号人…
仓库门口一行七台车稳稳地停在了大门口,大灯晃眼。
“我到了。”
坐在正中间A6车上的袁承面无表情的拨通了曾锐的号码。
跟着李枭在城西捣鼓了多年的袁承,其实很少亲临作战一线,虽然他面上不说,但内心其实有些忐忑不安。
“到了就进来呗,你的人现在就在我脚下。”曾锐的右脚正踩着夏天宇的脑袋回着话。
“承哥,你走,别管我!”地上的夏天宇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吼声。
小虎从一旁的工具柜上抄起一把足有二三十斤的大铁锤,对准夏天宇的嘴上就砸了过去。
“哐!”
夏天宇一嘴牙被砸的稀碎,除了“呜呜”声,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了。
袁承强忍着心头的怒意,沉声道:“伍叶,你不想和我谈谈吗?”
“我谈你M了个狗篮子,要么进来干死我,要么我现在就崩了你这个小兄弟,选择给你了,有没有种接,在你不在我!”
曾锐霸气绝伦的把话说完,很干脆的就把电话挂断了。
留给光年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并不愿意在袁承这件事儿再耗费太多的精力,今天的局明摆着就是鸿门宴,你袁承接不接得住,都是你的事儿了。
“没得谈?”
A6车上与袁承并肩坐着的包大海扭头问了一句。
“往里干吧!”袁承有些无奈的说道。
“行!”包大海点点头,抄起了对讲机命令道:“往里扎,一个回合全给我把人冲没了!让他们明白明白,咱城西的人都是什么马力!”
“嗡嗡——!”
发动机引擎的轰鸣声接连作响,七台车近乎同时朝仓库内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另外一边,张鹏被小珊反锁在了阳局长的家中。
今晚是阳局长的家宴,吃饭的仅仅只有阳局长,夫人以及张鹏小珊四人。
虽然张鹏是提着东西报着感谢态度登门的,但在阳局长和他的妻子看来,这就是女婿上门。
张鹏虽然说性子比较直,学历也不是很高,相对于曾锐易达而言,谈吐方面并不是那么出类拔萃。
但由于他务实爽朗的性格也颇给他加分,总的来说阳局长和妻子对这个小伙子还是比较满意的。
丈母娘看女婿,那是越看越欢喜,在吃饭的过程中,阳局长的妻子也是给张鹏频频夹菜。
而张鹏也是连声道谢,甭管丈母娘夹的是什么,他都是一顿狼吞虎咽。
一家四口一顿饭吃下来,也算得上是其乐融融。
饭后,丈母娘和小珊收拾起饭局,阳局长作为岳父也和张鹏在客厅里聊起了关于他的下一步计划。
相比于吃饭时候张鹏的老实本分,客厅里谈话进行的就不能顺利了,无论阳局长说什么,他都是含糊应对。
两人聊了半个小时,阳局长也不想再进行这些没营养的废话了,便推说自己不胜酒力要上楼睡觉了。
很快,丈母娘也上楼去了,美其名曰把时间留给小两口。
而就在张鹏也准备借故离开时,在上厕所的过程中接到了一个小兄弟关于工业新区今晚行动的消息,就在他立马准备往外冲的时候,却发现楼下大厅的门被人给反锁了。
心急火燎的张鹏皱眉对小珊催促道:“小珊,你快点给我开门,我真的有十分要紧的事儿要办!”
谁知道一向十分听他话的小珊,直接拒绝道:“你今天哪也不能去,就得在我家里睡着!”
“人命关天的事儿,你能不能别闹小性子了,快开门!算我求你了成吗?办完今天的事儿,我立马就跟你结婚!”
小珊眨了眨颇为水灵的大眼睛回道:“工业新区的事儿,我白天就知道了,所以才特意喊你来吃饭的。你一进屋我就已经把门反锁了,钥匙都放保险柜里了,你想去哪儿都不行!”
“你提前就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张鹏劈头盖脸的就质问了一句,脸色也变得愈发难看。
小珊小嘴一撅道:“事儿是叶哥和达哥告诉我的,他们就是让我把你守住了,别瞎整事儿,其他的一切都和你无关!”
“我艹他两祖宗!”张鹏低吼了一声,望着面前两米五高的实心大铁门怔怔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