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寂静佛堂。
昙断和尚已然不见了踪影,连一点渣滓都没有留下。
陈错微微眯眼,静静感受。
刚才的最后关头,他与那昙断之间建立了一种莫名联系,让他有所感悟,隐隐猜到了对方的本质。
现在不见其人踪影,陈错倒是不觉得意外。
随着此僧不存,陈错心境舒展,整个人的气息越发缥缈。
“这般斩外魔之法,果然是见效甚快,但其实有几分走偏门的意思,难怪大部分宗门都讲究一个清修,不染凡尘……”
感悟着心头变化,陈错身上的气息又逐渐恢复寻常。
“不过,那昙断和尚也着实是厉害,涉猎之广泛可谓惊人!我此番实是取巧,借助那金人与残魂的联系,以此僧为媒介,以残魂为助力,聚集佛念、佛光,才能窥见一点佛家的长生奥秘,不过以这僧人的见识、眼界,居然也要生出皈依、慕强的念头,还真是令人感慨,人心之繁杂,不知多久才能参透!”
这般想着,他缓缓前行,目光一转,落到了屋中深处——
神坛已经崩塌,但金人并未跌落,而是凌空悬浮。
金人表面,有一道一道的裂痕炸裂,不断有残魂从中渗透出来,但整体稳固,并没有崩塌的迹象,裂痕之处反而泛着冰冷寒芒,更散发出一股混杂着锐利和坚韧的奇特意念波动,像是活物一般!
“这座金人……”
陈错打量着金人。
“不管是铸造的材质特殊,还是封镇残魂多年后产生的变化,但毫无疑问,此物是金行至宝!不过,我的最强一击也无法令此物破损!或许得借助什么兵刃,不过这个日后再思量也不迟,当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一念至此,陈错并未留恋,收回目光,转身迈腿,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一走出来,看着蔚蓝天空,他倏的双手合十。
“礼魂。”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随即,一道泛着金色光辉的身影在他的身后成型。
金莲化身!
淡淡的、轻柔的光芒,以陈错为中心绽放开来,而后一本书册从他的怀中飞了出来。
正是那本《九歌》注解。
书册凌空,书页翻动,显出最后一篇。
九歌共有十一篇,前面十篇都是祭祀神灵和英灵的曲目,而这最后一篇,名为《礼魂》,为送神曲!
送神一篇,一般是在祭祀的最后,通过歌舞,去送走被祭祀的神灵、英灵!
此刻,在佛光的加持下,空灵歌声自虚空中传来。
隐约之间,有轻微的鼓点在城中回荡。
又有几道蹁跹身影在佛光中若隐若现。
“成礼兮会鼓,
传芭兮代舞,
姱女倡兮容与。
春兰兮秋菊,
长无绝兮终古。”
歌声缥缈。
汇聚过来的诸多残魂,忽然显化出来,残缺不全的魂体逐渐清晰,露出了生前模样。
他们眼中的迷茫和木然,慢慢被清明代替。
整个寺庙充斥着诸多情绪意念!
不止此处,随着柔和佛光的蔓延,淡淡的光辉居然与天上的锁链产生了隐秘联系,很快就扩展到了整座城池,还要向外面蔓延!
顿时,这城中处处皆有低语!
“这……”寺庙之外,灵崖、灵梅听闻此声,灵识中更是处处皆有虚影闪现,让二女背脊发凉,哪怕沐浴着温暖的佛光,仿佛还是能感觉到一阵阵阴风。
“师姐,这里过去难道是乱葬岗不成?”灵梅小心翼翼的问着。
灵崖却仿佛猜到了什么,脸色倏的一阵苍白,随后她一咬牙,朝着那寺庙走了过去!
另一边,随着佛光扫过,这座城池的街道上、屋舍旁、街坊内,一道道身形逐渐显化。
而后,这些身形朝着城北微微行礼,便化作一缕缕青烟,消散不见。
一道一道的意念汇聚过来,陈错心中的三道人念共识越发清晰,慢慢凝聚出轮廓,似乎要化作三物,却还是模糊不定。
忽然!
陈错心神一动,感到那蔓延出去的佛光,在城池那低矮的城墙处被无形屏障挡住。
“嗯?”
他叹了口气。
“果然没那么简单,否则这么多年下来,也不会依旧在此,不过这总归是个开始……”
很快,满城的光辉也逐渐暗淡下来。
咔嚓!咔嚓!咔嚓!
身后的屋舍中,不断有碎裂声传出,但陈错却不去看,他知道随着残魂离去,那屋中的金人裂痕也在增多,但并无碎片跌落。
“指望金人因此碎裂并不现实,还是得亲自动手,但在这之前,还有几个问题要解决,比如那位因为金人而出手的水君,我现在只是磨灭了昙断和尚,水君不过出手阻碍,若真个对金人出手,祂定不会罢休!”
这般想着,陈错却是盘坐下来,感悟自身变化。
“不过此事很快便该有个结果了,在此之前,还是要沉淀一下此番所得……”
想着想着,他的模样逐渐恢复过来——
来与昙断和尚交战前,他便以玄珠中的纯粹念头,灌注长生化身,以三生化圣道,令化身之力近乎完整的降临现世!
或许也是这般缘故,此番力量降临,陈错的模样也朝着化身转变了不少,比如头发变长、衣衫化作玄色道袍,以及赤着双脚,额头上多了一条缝……
“第三块碎片还未融入玄珠,如今倒是能支持长生化身降临十息时间,算上复制出来的第二个玄珠,那就是二十息……”
现在,随着化身之力消散,化身的外貌特性慢慢退去。
忽然,陈错心有所感,凌空一抓,一点金光落到手中。
“哦?昙断最后居然留下了自身心得?不知他有何思量……”
摇摇头,将这意念收拢封禁,他念入梦泽,先见两身。
“如今,我这五气还未集齐,倒是有了两具长生化身了。”
这般想着,他的注意力逐渐凝聚在两具化身的顶上。
青莲、金莲。
两朵虚幻花朵中,不断传出种种玄妙语句。
“这两朵莲花如今还只是虚幻,要等我领悟之事渐多,逐渐化虚为实……”
他自是在这里感悟收获,却不知此刻这晋州内外,余波处处,无数人朝着普渡寺聚集过来!
而在那大河之上,水君神色阴沉,缓缓沉入水中。
“当真是个变数!好在他碎了长生根基,否则这宴席也难免生出波澜,生出本座也掌控不了的变化,不仅吾志难成,说不定还要乱了……棋局。不过,这般坚毅道心,一旦成长起来,这世间怕是难有几人可制!”
.
.
哗啦!
忽然,离着普渡寺约莫三四里的一条街道上,一扇模糊闪烁的门上,裂痕蔓延,随后骤然破碎,但门扉中的一点漆黑却骤然变大。
两道星光从中飞出,在边上的院子中落下来,变作两人。
“此处果真是……南瞻部洲?”
略显颤抖的声音响起来,随即又道:“找到这处门户当真不易,也不知是谁正好施法,只是徘徊这么久,不知今夕是何年,是否赶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