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匠心
藤车很快来到了山下,车上三人先后下来,最迟下车的是那个丫环,她钗环零乱,腮颊殷红,眼畔还残着一丝泪痕,一副在车上被狠狠蹂躏过的样子。
她看见许问他们,咬了咬嘴唇,极不自在地整理着衣衫,脸上全是羞惭。
蒲边丛也很不自在,他一直把目光移开,这时一下车,立刻迎向许问,抬头去看旁边的山,问:“行宫就安排在这里?”
明显是有意拉开话题。
许问也只看了一眼就移开目光,不过他没有马上回答蒲边丛的话,而是向旁边点了点头。
蒲边丛这才留意到他身边站着多了一名女子,轻纱覆面,看不清形貌,但身姿仪态端方有礼,俨然一位大家闺秀。
李昊一看,视线立刻追了过去。
那女子上前,挽住李昊的丫环,笑着说:“你们大老爷儿们的事情,我们姑娘家就是掺和了。回头你们上山,这位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兰月?兰月姑娘就跟我一起候在山下,等各位爷儿们下山吧。”
她言辞爽利,声音悦耳动听,李昊忍不住问:“请问姑娘尊姓大名?咳,我不是为别的,你把服侍我的丫头带走,我总得知道是谁才行。”
那女子轻挽面纱,露出纱下面容。她仿佛很不习惯跟这种大人物说话,声音都压低放轻了。
“奴家夫家姓倪,您……”
结果她话没说完,李昊的态度突然变得冷淡下来,退后一步,清了清嗓子,道:“哦,夫家有名有姓就好。我们上山吧。”
他这态度当然不是因为知道秦织锦嫁人了,当然是看见了她轻纱下面的面容——一块巨大的黑色胎记,上面还有些黑毛,真是看着就让人倒胃口。
他态度变化明显,秦织锦当然也不会生气。她放下面纱,再次向许问他们行礼之后,挽着兰月离开了。
“行宫就在山上,以后可以行车上去,但现在山路还未修通,只能走上去。”许问看着两名女子离开,收起脸上的奇怪笑容,转身向他们介绍。
李昊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上看,点了点头,说:“走吧。”
一行人一起步行上山。这座山在本地叫阳春峰,与这逢春城相映成趣。
它是天云山脉的一部分,其实是个双子峰,由两座并行的山峰组成,通常一座叫阳峰,一座叫春峰。
当初逢春城有地热,热度会一直蔓延到阳春峰,所以这里有一半是常青的。但它本身的地理位置也比较特殊,它本身是个风口,但风不疾不冷,春天时,风会徐徐地从天云山另一头过来,把阳春峰的另一半染绿。
它几乎是整座天云山最先绿起来的地方,在这一带的地方传说里,它向来被认为是春神眷顾的地方。后来会变成血曼神诅咒之地,说起来也挺奇怪的。
只能说人心太易于煽动了。
潜龙行宫将建于两座山峰的连接之处,背东朝西,取一个天子坐镇东方,迎接西方来客的意象。
同时将来,配合此处的特殊山景,天子可台观日出,门观日落,景色将会非常雄奇。
“好地方啊!”听完许问的介绍,李昊道,“这地方选得太好了!”
说着他又有点羡慕,“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到这里来住一住。”
这是皇帝的行宫,未经许可皇子当然是不能来住的。李昊这话,明显透着一些野心。
“将来异国使节前来,陛下有可能指派特使迎接,殿下争取一下,未必不可行。”蒲边丛也不知道听懂他的意思没,建议道。
“呵呵,有道理。”李昊笑了两声,突然注意到周围景物,“怎么这座山,跟我平常看到的,仿佛不太一样?”
“好像用了一些西式的造景法子?”走到这里,工部那些大师傅也在左顾右盼,偶尔还窃窃私语讨论一下。这时,人群里一个人突然问道。
“林师傅说得对。”许问看了他一眼,含笑点头。
那位大师傅一愣,之前他们确实全部都自我介绍过,但是二十多个人,就这么匆匆介绍了一遍名字,许问就全部记住了?
“东方造景讲究师法自然,注重内涵;西方造景则更加注重形式,强调设计。这两者其实本质并不冲突,于是我们将其融合了一下,引入了西方的一些形式,强调东方的内涵意韵,使山景更加和谐而不显零乱。”许问毫不隐瞒,把己方的设计思路娓娓道来。
“倒也不难看。”林师傅说,其他大师傅也纷纷点头。
“以前我也见过一些西方园林造景,一整片全是草地,把树修剪得圆圆方方的,呆板得很。这个倒不一样。”
熱門小說 匠心 txt-824 官與民看書
“这个还是挺自然的,但又很清爽雅致。”
“你看那竹林。”
一个大师傅指向旁边,所有人一起转头去看,李昊和蒲边丛听见了,也跟着一起转头。
这片竹林明显也打理过,说不上跟普通的竹林有什么不同,但那疏密有致的分布态势、林中的小径、落下的叶片,竹竿旁边的石凳……仿佛全部都是讲究的,看着就很舒服,让人忍不住想要进去走一走。
“漂亮。”林师傅说。引来了一片赞同。
这样一看,其他地方也有很多不同,匠心独运之处。走在这条路上,感觉已经就是一种享受了。
“现在只是初步规划了一下,在原先的基础上做了些改造。等到行宫正式建成,还要填充很多细节。”许问说。
“哦?什么细节?”有人在问。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匠心 txt-824 官與民相伴
“譬如那处,准备建一个紫藤花架,春天时可以形成花瀑,与旁边绿林映衬,应当很美。”
“紫藤在此处可以种植?”
“可以,我们已经有人在试植了。”
“嗯……竟然连花匠也有。”
“是,为建这座城,有很多工匠大师自五湖四海而来,将此处当成了一片实验田,实践很多想法。将来建成的潜龙行宫和新逢春城,一定会很有意思。”
许问微笑着说着,很多工匠望着四周初见雏形的景色,微微露出了向往的表情。
“工匠大师?全是来自民间吧?”人群中,突然有个人说道。
“……是。”许问转头去看他,记得这人姓韦,擅长大木作。他一出声,他旁边的其他工匠立刻都安静下来了,显然身份不低。
“民间工匠确实也有有本事的,但都是小才小艺,没有大规大矩。无规无矩不成方圆,没有章法,怎么修这一座大宫大城?”他抬头看着许问,言辞非常犀利,显然就是冲着他来的!
“有道理。”许问看着他,不惊不怒,反而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