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女人往往都有掐灭男人手中烟的习惯,这是出于被骄纵的后果,不过男人将女人扔掉的烟头捡起来掐灭,是因为他怜惜这个女人过去的故事。
“我是想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了?”
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起點-第371章 槓精?熱推
杨欣蕾有些呆滞地看着白昊,他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平常太过于龇毛炸鬼的表情和夸张的举止让他看起来有点疯魔,但是安静下来,尤其是像现在靠得这么近的话,发丝垂在好看的额头两侧,高耸的鼻梁让人有想去蹭着的冲动,长长的睫毛挡不住他眼睛里星星一样的光辉……不行,老阿姨要忍不住了。
她甚至还吞了下口水。
“噗嗤——”
白昊是真的给她可爱的样子逗笑了,“哈哈,怎么,是真的有这么垂涎我的美色吗,我自己怎么以前没发现我还是可以靠脸让别人吃饭的?”
杨欣蕾的大眼睛眨啊眨的,让白昊心里那跟小猫爪子挠似的直痒痒,“吃什么饭?”
“秀色可餐啊,”白昊这回主动去凑近了,她的身上有些淡淡的腥味,不是那种让人难闻到反感的味道,相反的,有点让人上瘾,“丫头,你是不是,真的饿了?”
“那、那,”杨欣蕾虽然在和他说话,可是声音都颤抖得厉害,“哥哥,你要不要带我,去吃……”
“现在就吃吧!”白昊说着,抱着她的脑袋按下去。
“唔!”她咕噜一声,来不及说话。
半个钟头之后,她才抬起头来,有些嗔怪地捶着他胸口:“你太坏了!”
白昊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笑意,荡漾着就好像是她微微红润的脸蛋一样,嗯,好像意外的可爱呢,体验也相当的好。
“我啊,其实就喜欢你这个样子的,可能有人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过朕独爱之如一。”
“呸,”杨欣蕾小小地啐了他一口,“你是太博爱了吧,你个花心大萝卜,呵呵,看你现在这个高兴的样子,可别怪姐姐我没提醒你,说不定了解我的过去之后,你就接受不了了。”
白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只要你别走就行了——当然,非要走的话,那也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只在意现在你是不是我的人,咱们是不是开心。”
“还真是及时行乐的思想,唉,”杨欣蕾又抬起媚眼如丝,“那,要不要再舒畅一点?”
白昊坏笑着:“你是说,看那个女明星的电视剧吗?”
“讨厌!”杨欣蕾嗔怪着,“知道人家什么意思,你还打岔!”
又一刻钟之后。
“怎么?”杨欣蕾起来,倒了杯水,两人都有点渴,“呆不住想走了?”
白昊微微蹙眉:“以前,你是不是也……”
“够了,不要说,”杨欣蕾的脸色有些发白,“这是我天生的,我知道也没办法,谁让我是欲神的后代呢。”
白昊结果她倒给自己的那杯水说了声谢谢,“嗯,我知道,但是我更加觉得,你们是最美好的神明,你代表了这个世间最需要也是所有的生灵渴求追逐的东西,那种让人奋发向上的力量,正是种族无限绵延的根基。”
杨欣蕾给他逗笑了,“傻瓜,把这种事情说的那么高大上干嘛,不就是客观上的愉悦吗。”
“嗯,你也知道,只不过是客观上的愉悦,”白昊看着她的眼睛,“那你还有什么好介怀的?”
“你这样说,好像也确实有道理。”杨欣蕾慢慢地将嘴唇凑近那杯热水,凑近之后,有雾气从里面冒出来,在玻璃杯的边角,留下了红色的口红印渍。
赛场上,现在正在对敌的是北方的双狼校队,红狼和北苍,一直以来在北方的大地上,都是强者辈出,无论是妖族还是人族都在这里容易出现现象级别的高手,甚至在某些你意想不到的偏僻小区里面都有可能住着一方妖王或者是退隐的金仙修士。
当然了,这也是北方人口众多的原因,很多人想来这里寻访名师,想像小说里那样遇到个高人收自己为徒,从此就走上人生巅峰,不过来了,这里之后却要同时面对巨大的经济生活压力,很多人无奈之下要么选择做着普通的工作赚点前养活自己北漂着,要么就是选择读书,当然,读完书毕业之后还是得工作,不过那时候就可以选择回去了。
而很多人挤破了脑袋也想遇到的所谓一些隐士高手,很多,其实都藏在各个学校里,每年都会观察着收录好的人材。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说念书有用,但是那些已经达成自己所愿的人却又说不上来为什么有用的原因,当他们无论是在普通人的世界还是修士界都已经小有成就的时候,再回到家乡,面对乡亲们的询问,看着那些年纪还小眼中怀着殷切期盼的孩子,当然不能说出学院中那些高人存在的真相。
所以就只能暗示性地说:“一定要念书,考上好的大学!”
而红狼和北苍,就是在北方,一向贯彻暴力美学的典型修炼代表。在北方这样的学校还很多,有些学校摩拳擦掌很多年,输给南方的一些学校是很不服气的,因为南方其实还潜伏了不少的巫族——巫族势力早就衰弱不如洪荒时代,妖族长期强盛,对于还不能斩草除根他们是很窝火的。
局面,就有点像魏蜀吴三国鼎立了,妖族虎踞北方是为曹魏,巫族相对最弱是为蜀汉,龙族因为一直苟着发育了好多年实力也不错,所以是孙吴。
都市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愛下-第371章 槓精?相伴
精华都市小说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愛下-第371章 槓精?相伴
“这一局,我估计他们两个学校肯定会有人放水的。”陈普判断。
“也不一定,北方的那些强力型选手,各个都自命不凡,虽然说是一直有着共同的目的就是要扫平南方的学校,但是要是没抽上,估计也都想证明自己才是能代表北方的最强选手,”林浩嗤笑说,“说不定,最后还会拼到你死我活,让南方的大学校队们坐收渔翁之利呢!”
陈普紧紧握拳,“我发现,你怎么就那么喜欢跟我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