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王存的态度,简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他四周的工部官吏不自觉的悄悄围住他,他们担心有人怒不可遏冲出来暴打王存。
围观的不少人确实很愤怒,一些人是来找王存想办法的,‘贺轶之死案’现在是波澜诡谲,很多人想从里面抽身,自然要动用所有关系。
而保守派唯一能借助的,也只有‘旧党’唯一的大佬,王存了。
但王存的突然表态,令他措手不及,惊愕不已。
王存还在慢慢说话,都是‘新法’的好处,坚决表态:忠于官家,忠于朝廷,绝不做不利于官家、朝廷的事。
“王正仲,你的操行呢?你昧着良心换取荣华富贵,就不怕被人戳断脊梁骨吗?”
果然,还是有人出来了,这是一个中年人,穿着儒衫,明显没有中第入仕,此刻满脸愤怒,腔调如雷。
正仲,王存的字。
四周的工部官吏更加紧张了,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王存笑容渐失,慢慢站起来,看向他,沉声道:“本官的操守就是‘忠君保境,富民强国’,本官字字句句,所作所为都在为此,为何会被人戳断脊梁骨!?”
没有入仕的中年人,怒吼一声,就要冲过去,却被人拦住了,他咆哮着道:“‘新党’之人祸国殃民,你睁眼看看,哪里还有一点盛世景象?处处都是乱象,你的忠君保境,富国强民,就看不到这些?还是你的操行里,就没这些!”
王存背着手,神情冷冽,道:“本官看到是,贪官污吏,霸道横行,百姓如在水火,苦不堪言。因此朝廷制定了‘清肃吏治’的国策,就是要拯救百姓,还天下朗朗太平!”
中年人越发冷笑,道:“仁宗皇帝的清平盛世,到现在还有半点?司马相公等人苦心经营,努力恢复,到了现在,毁之一旦,全是那些奸佞之辈所为,本以为你会中流砥柱,扶国之臣,不曾想,你也是个小人,你比章惇等人更可恨,奸贼!”
王存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情形,从容不迫,与身前的同龄人说道:“老人家,没事的话,多了解一下‘新政’,朝廷是在富民强国,不是剥削百姓,今天就到了这里,改天来看你……”
王存说着,就起身反向离开。
这老者不知道是不是托,总之,还在乐呵呵的笑,没有过多的反应。
那中年人大喊大叫,想要追过去,却还是被工部的官吏给拦住了。
王存虽然脱身走了,但那些大骂声却没有停,并且传播的越来越快。
“这些是王相公的话?不可能吧?他之前不是力阻‘新法’的吗?”
“他当着许多人面亲口说的,假不了!真没想到,王正仲居然也是个变脸小人!”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宋煦 官笙-第四百一十七章 收編分享
“我还是不信,‘新党’祸国殃民,天下共知,王相公决然不是这般人!”
“哼,你去问吧,看看他怎么说,我听说,不少人已经与他割袍断义,还准备上书弹劾他……”
“这般阴险行径,真是令人不齿!”
……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样的话语,逐渐充斥着开封城,王存为代表的‘旧党’,等于是叛变了!
这样的‘叛变’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也不止是朝局变化,还意味着‘新法’在很大程度上,扫除了最大的障碍!
此时,蔡卞与梁焘、吴居厚正在皇家票号视察,听着朱浅珍的汇报。
朱浅珍哪怕是名义上的国舅,在这么多大人物面前,还是拘谨的很,几乎是照本宣科的说道:“蔡相公,目前皇家票号的本金加存款总共有两千三百万贯,具体的作业规划,还是倾向于对普通百姓以及小商贩的借贷支持,利息非常的低。另外,各地分号,尤其是开封府各县基本上组建,明年就能通过汇兑,来实现财政以及俸禄的发放……”
大宋朝廷的钱粮,七八成依赖于漕运,因此‘转运使’这个职位非常的关键,关乎大宋国本。
但票号的出现,却在改变这一情况。
作为最有能力以及执掌转运司的户部侍郎吴居厚,神色沉思。
皇家票号的发展固然可以为朝廷节省大量损耗,以及人力物力,也能遏制贪腐,但皇家票号的发展,也会极大的影响朝廷现在的运作方式!
他貌似憨厚,瞥了眼上司梁焘,没有说话。
蔡卞边走边听,在视察整个皇家票号。
大宋的高层心里都清楚,这皇家票号就是内库,是赵煦独有的!
蔡卞听了好一阵子,点头赞许道:“真要是这样,确实能为朝廷解决一件大头疼事,于国于民都大有裨益,官家圣明!”
朱浅珍陪着笑,心里忐忑。
随着皇家票号的发展,朝廷里对皇家票号的‘作用’产生了一种‘讨论’的氛围,官家又不在京城,九殿下根本压不住这些声音,他只能心怀忐忑的小心应付了。
梁焘听到蔡卞说‘官家圣明’,瞥了眼外面,笑着说道:“蔡相公,官家圣明,可不止在这一处。”
蔡卞顿时一笑,没有说话,继续向前走。
‘王存叛变’的议论声早就传到了他们耳朵里,但作为朝廷重臣,他们不会轻易开口评论这件事。
但这种事的原委,众人却已经很清楚了。
皇后娘娘召见王存,王存继而公开表态支持‘新法’,这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们不清楚。
但现在回想起来,孟皇后没有官家的允许,不可能公然召见王存。
背后如果没有官家把控,王存也没理由‘叛变’!
简而言之,就是官家通过皇后娘娘,收编了王存以及‘新党’!
这种方式,可比打压‘旧党’来的高明无比!1
‘官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王存怎么就叛变了?’吴居厚小眼睛闪烁,心头好奇。
这应该是目前开封府所有人疑惑不解的地方,或许也只有王存他自己明白。
“希望王存不是空口说白话,落于实地才最为重要。”梁焘有些感慨的说道。
‘旧党’里不乏投机之辈,嘴上一套,做的是另一套。
他现在不太相信王存的话,担心王存口蜜腹剑。
“会的。”蔡卞却是一笑。
他来之前,章惇忽然提了一句话:王存入政事堂倒也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