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三千小世界裏當炮灰
小說推薦穿到三千小世界裏當炮灰穿到三千小世界里当炮灰
饭桌上。
“阿寻,昨晚累了吧,多吃点,好好补补。”老爷子笑盈盈的瞅着她,眼里好像有着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看苏千寻脸色不是太好的模样,一看就是累到了,想到自己抱孙子有望,笑容更深了。
阿然的这个媳妇真是娶对了!
老爷子亲自勺了碗汤给她。
苏千寻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谢谢爷爷。”
老爷子:“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北北要好好补补身子,免得累着了。”
“恩。”苏千寻笑的乖巧,顺手也帮顾然勺了碗汤放在他面前,顾然顿时乖巧的喝了下去,一双眼就没离开过苏千寻,笑的傻乎乎。
嘿嘿嘿,媳妇真好,还又软又香。
苏千寻侧眸看到他冲着自己笑的纯粹的模样也露出一抹笑,伸手摸摸他的脸,“乖乖吃饭。”
“唔,我很乖的。”顾然埋头吃饭,乖巧的很。
看着埋头认真吃饭的顾然,苏千寻觉得如今这样的生活好像也挺不错,嫁到顾家,不止能够帮助苏家度过危机,顾家的人对她也很好,除了顾然身上的秘密,顾家几乎什么都好。
老爷子在边上看的欣慰,对这个媳妇也是越发的满意。
苏家教出来的确实是个不错的孩子。
“对了丫头,明天是你回门的时候,东西我已经让小羽准备好了,你一会自己去看看还有什么缺的,让小羽给你补上。”
苏千寻抬头看向老爷子,“爷爷,不用这么麻烦的。”她和顾然也不能算是真的结婚。
话虽如此,但是想到自己一连两天都和另一个人格的顾然滚床单,她……真想捂脸。
瞅着她那害羞的样子,老爷子笑意更深,直接吩咐肖羽。
“小羽,一会你带阿寻去看一眼,要缺什么再补上。”
“好的,董事长。”肖羽颔首。
吃过早饭,老爷子散步消食去了,肖羽带着苏千寻去看回门用的东西。
“这些都是老爷子昨天便让我准备的,夫人看看,是否还少了什么,我好去补上。”
苏千寻看着这叠的满满的归宁礼有些咂舌,“这么多!”
肖羽:“不多,夫人是顾家的少夫人。”
顾家,怎么能够和普通人家放在一起相提并论。
苏千寻心想也是,顾家啊,富可敌国这句话说的不就是顾家,是她想多了。
走上前拿起最上面的一个礼盒,打开,里面放着一对翡翠玉镯,虽然她不懂玉,但看上头的水头和光泽度,反正很贵,不,是特别贵。
放下手中的礼盒,苏千寻已经不想继续看下去了,回头看向肖羽。
“麻烦你帮我和爷爷说一声,我没有意见。”
这是老爷子的好意,也是他看重自己的心意,苏千寻不好拒绝,也不能拒绝。
“好的夫人。”
苏千寻是个聪明的女人人,肖羽第一次接触的时候便发现了,她有着一颗玲珑剔透却纯净的心,这是现实中最难得的东西,想来这就是boss另一个人格一眼挑中她的原因吧。
这是肖羽自己的思索。
夜色来临,窗外的月光已经呈现半圆形,顾然已经在床上睡的安稳,时不时还打几声小呼噜,瞧着异常的可爱。
可苏千寻却睡不着,此时压根一点睡意都没有,就这么坐在窗边盯着外面的明月。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她心中几乎紧张的“砰砰砰”乱跳,即使面上依旧平静,那双放在膝盖上的紧握成拳的双手却毫不犹豫的暴露了她的真实心理。
苏千寻咬着牙,她在等那个人醒来。
顾然睁眼坐起身的那一瞬,便见坐在窗边,柔和月光之下那抹纤瘦却又僵直的身子。
苏千寻的呼吸忍不住的重了起来。
即使没有回头,但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却让她止不住的紧张了起来;她想回头用最平和的神情面对他,可惜做不到。
抿抿自己那有些干涸的红唇,她深吸一口气,然后一点一点的转过身躯。
那人依旧坐在床上,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黑眸锐利如狼,蓄势待发。
眼前这人与她来说便是那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苏千寻努力想要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紧张,可说出口的话却是发抖的。
“你,专门在等我。”这是一句肯定句。
顾然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戏谑,眸底同样起伏,看着眼前这女人明明紧张的全身发抖却依旧很努力的想要对自己表达些什么,冷冽的眸底笑意一闪而逝。
虽然已经滚了两次床单,但今日却也是他第一次认真的看到苏千寻这张脸。
这张显得小家碧玉的脸蛋在顾然以前见过的女人里真算不上的漂亮的,但却绝对让人看着舒服。
今晚的月光柔和,微亮,光晕打在她的身上,看着她,他觉得自己的心境少了几分烦躁,多了几分平和。
顾然甚至有一种错觉,这个女人,天生便是为他而生的。
漆黑的眸底掠夺明显,让苏千寻身子忍不住向后缩了缩。
“你别过来。”
可惜,她的拒绝是没有用的,他一下便站到了她的面前,双手放在她的手臂下往上一托,苏千寻整个人便坐到了窗户上。
下一秒,红唇被堵住。
薄唇逐渐往下,苏千寻回神,下意识的推开他,可惜敌不过对方的力气。
她的心底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悲哀。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小金乌,不要。”
原本还在攻城略地的男人突然便停了下来,退开甚至,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骤然欲泣的她。
“你刚刚,叫我什么?”
”什么?”苏千寻有一瞬的迷糊。
”你刚才叫我小金乌。”
他忍不住提醒她。
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幻听。
这个名字一直存在在他的梦里。
想梦中,他看不清一个女人的脸,但他的心告诉自己,她很重要。
而那个女人最喜欢喊“他”小金乌。
她和“她”,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他想迫切的想要知道。
然后,他就看到她原本疑惑的眼逐渐开始变得清澈,冰凉。